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小儿外感发热 中药熏洗佐治疗

时间:2019-02-17 12:28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自拟中药退热方熏洗佐治婴幼儿外感发热45例
 
外感发热是小儿常见疾病, 病程短者多见于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及部分传染病的早期, 是儿科门急诊处理的常见疾病。现代医学多采用解热镇痛药物进行退热处理, 常用的退热药物 (如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等) 短期疗效虽好, 但体温易反复, 且有一定的肝肾毒性, 临床上常碰到一些家长不愿接受, 依从性欠佳。本院采用中药熏洗佐治小儿外感发热, 减少退热药物的使用, 家属依从性强, 疗效确切, 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90例患儿均为我院儿科、急诊科2017年3~2017年9月接诊的外感发热患儿, 按抽签法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 每组45例。治疗组中, 男25例, 女20例;平均年龄 (10.13±2.15) 个月;首诊体温 (38.32±0.35) ℃。对照组中, 男23例, 女22例;平均年龄 (11.08±2.10) 个月;首诊体温 (38.46±0.34) ℃。两组患儿病程均≤2 d, 在性别、年龄、体温、病程方面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1) 西医诊断标准:参照第8版《诸福堂实用儿科学》[1]中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相关章节制定:a.发热, 鼻塞流涕, 喷嚏, 咳嗽;b.咽部充血, 扁桃体肿大或不肿大, 心肺 (-) ;c.实验室检查:血常规白细胞总数正常或稍减少, 分类正常或以淋巴细胞为主;C-反应蛋白正常。 (2) 中医诊断标准:参照《中医儿科学》[2]中风感冒证相关标准评定:发热, 鼻塞, 流涕, 咳嗽, 咽红, 舌质红, 苔薄, 指纹浮紫。
 
1.3 纳入标准
同时符合中医及西医诊断标准;年龄6个月~3岁;体温37.5℃~41℃;病程≤2 d;入组患儿家长签署知情同意书。
 
1.4 排除标准
(1) 有严重心、肝、肾及造血系统疾病患儿; (2) 皮肤破损或有感染者; (3) 危重及惊厥患儿; (4) 哮喘及过敏性体质患儿; (5) 对试验药物过敏者; (6) 化脓性扁桃体炎、手足口病、水痘、肺炎、急性肠炎、泌尿系感染、中枢性感染等; (7) 研究者认为不能纳入者等。
 
2 治疗方法
2.1 治疗组
中药熏洗方药组成:葛根20 g, 防风20 g, 香薷20 g, 柴胡20 g, 扁豆花10 g, 甘草5 g。一煎取药液约350 m L, 加入3 000 m L~6 000 m L的温水中, 控制水温约38℃~42℃, 熏洗时间约10 min~15 min, 每天1次~2次。熏洗时关好门窗保暖, 防吹风, 熏洗毕适当饮用温开水或温热稀粥, 以助排汗。熏洗时防止药液进入口、眼、耳、鼻, 观察有无药物过敏反应 (如无皮肤瘙痒、皮疹等) 以及水温, 谨防烫伤。
 
2.2 对照组
体温过高时给予温水浴, 用38℃~42℃左右温水泡浴10 min~15 min, 每天1次~2次。两组患儿均给予常规对症支持治疗, 体温大于38.5℃时, 给予布洛芬悬混滴剂 (美林, 上海强生制药有限公司生产) 按5 mg~10 mg·kg/次口服, 两次服药间隔时间>6 h。
 
3 疗效分析
3.1 观察指标
(1) 观察其治疗前、治疗后48 h、72 h体温变化及相关症状、体征变化, 比较两组患儿各治疗时段体温值及全身症状改善情况, 记录两组患儿治疗后72 h内服用退热药物次数; (2) 安全性指标:评估两组患儿治疗方案的安全性, 记录一般体格检查, 血、尿、粪常规及血生化等。
 
3.2 疗效标准
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3]判定。主症 (发热) 按照“无”“轻”“中”“重”分级, 分别计0、2、4、6分;次症 (鼻塞, 流涕, 咳嗽, 咽红) 按照“无”“轻”“中”“重”分级, 分别计0、1、2、3分, 治疗前后分别对主症和次症进行评分, 舌、脉象、指纹不纳入计分。治愈:体温恢复正常 (12 h无反复) , 临床症状、体征消失, 证候积分减少≥95%;显效:热峰较前下降, 临床症状、体征好转, 70%≤证候积分减少率<95%;有效:热峰较前下降, 30%≤临床症候积分减少率<70%;无效:体温反复, 临床症候积分减少率<30%。证候积分减少率= (治疗前积分-治疗后积分) /治疗前积分×100%。总有效率= (痊愈例数+显效例数+有效例数) /总例数×100%。
 
3.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2.0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 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 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
 
3.4 治疗结果
3.4.1 两组临床疗效比较
治疗48 h后, 两组疗效及总有效率比较无差异;治疗72 h后, 治疗组痊愈率比对照组高,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χ2=4.29, P<0.05) , 两组总有效率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1 1 治疗后不同时段疗效比较
 
3.4.2 两组治疗前后各时段体温比较
治疗48 h及72 h后, 治疗组体温均比对照组体温偏低,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2 治疗前后各时段体温比较
 
3.4.3 治疗72 h内服用退热药物次数比较
治疗组72 h内服用退热药物的次数少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t=12.127, P<0.05) 。见表3。
 
 表3 两组治疗72 h内服用退热药物次数比较
 
3.4.4 安全性评价
所有患儿完成治疗后, 均未出现明显不良反应。
 
4 讨论
外感发热相当于西医的上呼吸道感染、流行性感冒的范畴[4]。小儿脏腑娇嫩, 形气未充, 为“稚阴稚阳”之体, 肺常不足, 卫表不固之生理特点;婴幼儿期小儿冷暖不知自调, 或因家长护养失当, 均易致外感、咳嗽等肺系疾病的发生。外感发热在儿科疾病发病率占首位, 其病原体多以病毒为主, 大多属于自限性疾病[5], 目前西医治疗, 以休息、对症支持治疗为主, 积极预防并发症[1]。儿科医生能做的是尽量缩短病程, 减轻患儿的舒适度, 早期识别严重细菌感染病例 (如脓毒症、败血症、菌血症、细菌性脑膜炎、细菌性肺炎、细菌性泌尿系统感染、细菌性胃肠炎、皮肤软组织感染、化脓性骨髓炎、化脓性关节炎和中耳炎) , 以及各种病原体感染的肺炎、泌尿系统感染、胃肠炎、疱疹病毒感染、病毒性脑炎、病毒性脑膜炎、手足口病和川崎病等[6,7]。虽然大部分病毒性感染性疾病, 多为自限性, 但由于病毒在体内复制, 自身免疫细胞在清除过程中, 体温反复波动, 使得很多患儿家长焦虑不安, 频繁更换就诊医院和医生, 有导致抗生素滥用的可能及医疗资源的浪费, 因此简单有效的治疗手段实为临床迫切之需。祖国医学对于外治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强调“良工不废外治”, 临床运用历史久远, 湖南省长沙市马王堆出土的汉墓《五十二方》中就有关于中药熏洗疗法的记载。
 
熏洗疗法是以中医药基本理论为指导, 用中药煎煮后, 先利用蒸气熏蒸再用药液淋洗、浸浴全身或局部患处的一种治疗疾病的方法, 是祖国医学中外治疗法的重要组成部分[8], 当属“汗法”的范畴, 达到“开鬼门, 洁净府”之功效。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 具有屏障保护、调节体温、排泄、吸收、感知等诸多功能, 中药熏洗不仅起到物理降温的作用, 同时可通过皮肤吸收药物, 达到治疗的目的。因其无须内服, 对患儿无创伤, 患儿家属接受程度高。近年研究证明[9], 采用中药对外感发热患儿进行熏洗治疗, 发现可缩短发热时间, 且能降低患儿C-反应蛋白水平。王晶、解玲芳等[10]研究入组外感发热患儿120例, 随机分成两组, 治疗组采用柴胡、桂枝、苏叶、艾叶、薄荷、荆芥进行熏洗治疗, 对照组采用温水洗浴, 退热效果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 具有统计学差异。
 
本研究熏洗方由葛根、防风、香薷、柴胡、扁豆花、甘草组成。葛根味甘、辛, 性凉, 归脾、胃经, 解肌退热;防风性味辛、甘, 微温, 归膀胱、肝、脾经, 祛风解表, 两者共为君药。香薷性味辛, 微温, 归肺、脾、胃经, 有发汗解表、化湿和中功效;柴胡性味苦、辛, 微寒, 归肝、胆经, 有解表退热功效, 两药助葛根、防风解表退热, 共为臣药。扁豆花性平, 味甘, 归脾、胃经, 具有和胃健脾、清热祛湿之功效, 扁豆花性味甘平又可防全方太过发散, 为佐药。甘草为使, 调和诸药。全方具有祛风解表兼顾脾胃功能, 配以解暑之品, 更适合广东省地处我国东南沿海, 常年多湿热为患。全方重在发散解表, 不偏寒热, 佐以健脾、解暑之品, 本研究入组病例均为风热感冒, 临床使用时发现对风寒感冒、暑邪感冒, 乃至时邪感冒均可取效, 今后将进一步开展此方面的运用研究。
 
本研究证明, 本熏洗方治疗婴幼儿外感发热 (风热表证) 能较快改善患儿的全身症状, 缩短降温时间, 减少退热药物的使用次数, 对比观察组有显著性差异;并具有安全简便, 无明显毒副作用, 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 江载芳, 申昆玲, 沈颖.诸福棠实用儿科学 (上册) [M].第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5:1465.
[2] 马融, 韩新民.中医儿科学[M].第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4:92-94.
[3]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02:260-263.
[4]奚肇庆, 余婉蓉, 刘清泉, 等.外感发热 (上呼吸道感染、流行性感冒) 诊疗方案[J].中国中医急症, 2013, 22 (4) :519-520.
[5]舒敏, 罗双红, 万朝敏, 等.中国0至5岁儿童病因不明急性发热诊断和处理若干问题循证指南:相关词语定义和体温测量部分解读[J].中国循证儿科杂志, 2016, 11 (3) :233.
[6]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linical Excellence (NICE) .Feverish illness in children.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in children younger than 5 years[M].NICE Clinical Guideline47.London, UK:NICE, 2013.
[7] Baraff L J, Schriger D L, Bass J W, et a1.Practice Guideline for the management of infants and children 0 to 36 months of age with fever without source[J].Pediatrics, 1993, 92 (1) :1-12.
[8]苏培基, 梅全喜.熏洗疗法的历史沿革[J].时珍国医国药, 2001, 12 (4) :349-350.
[9]吕英豪, 区日华, 张晓红.自拟中药熏洗方辅治小儿外感发热并C-反应蛋白阳性患者的临床观察[J].广东医学院学报, 2012, 30 (6) :649-650.
[10]王晶, 解玲芳, 凌蓉蓉, 等.中药熏洗法辅助治疗小儿外感发热的临床观察与护理[J].山西医药杂志 (下半月版) , 2013, 42 (12) :610-612.
 
来源:中医外治杂志 作者:张小林 钟宝珠 吴慧静 杨嘉妮 伍树潜 张桂成
Tag标签:
上一篇:中医阳虚体质人群外感疾病 长蛇灸疗法
下一篇:没有了
搜索穴位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