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当前位置:首页>外科>骨伤科>痛风>

中药内服联合刺血疗法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的临床观察

时间:2019-05-10 11:23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痛风是临床的常见病和多发病, 多因患者嘌呤代谢紊乱, 血尿酸累积过多, 引起尿酸盐沉积在关节、软骨、软组织及肾脏中, 造成组织发生异物炎性反应。其症状常反复发作, 且病程较长。随着生活质量的改善, 人们日常饮食结构变化较大, 是造成急性痛风关节炎发病人数逐渐上升的因素之一[1]。急性痛风关节炎痛风最常见的早发症状, 主要表现为突然发生的关节肿、胀、红、热、痛等, 以第1跖趾关节发病率最高, 也可见于足踝、膝、腕、指关节。本病属于中医“痹证”范畴。本研究分析了中药内服联合刺血疗法治疗急性痛风关节炎的临床疗效, 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东莞市松山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治的46例急性痛风关节炎患者, 按照就诊先后顺序随机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 每组23例。研究组23例, 其中男20例, 女3例;年龄28~66岁, 平均36.8岁;初次发病者8例, 复发者15例;病程1~5 d, 平均1.47 d。对照组23例, 其中男21例, 女2例;年龄26~70岁, 平均37.3岁;初次发病者10例, 复发者13例;病程0.5~4 d, 平均1.53 d。
 
1.2 诊断标准
参考美国风湿病协会编制的急性痛风关节炎分类标准[2]:①关节滑液存在特殊性尿酸盐结晶。②经偏正光显微镜或化学法确定痛风石中存在尿酸盐结晶。③包含以下所述其中6项内容:发作次数>1次;24 h内达到炎性反应的高峰;患有单关节炎;关节变红;单侧第1跖趾关节受到影响;第1跖趾关节可见肿痛;单侧跗骨关节受到影响;患有高尿酸血症;检查出可疑痛风石;X线显示存在无骨侵蚀的骨皮质下囊肿;X线显示出现不对称关节内肿胀;发病时, 微生物培养关节滑液显示阴性。
 
1.3 纳入标准
符合上述诊断标准, 且年龄在18~70岁;依从性好, 自愿参加本次研究者。
 
1.4 排除标准
伴有风湿性关节炎或类风湿关节炎、化脓性或创伤性关节炎者;有消化道溃疡、糖尿病、凝血功能障碍者;有严重内脏功能不全者;哺乳期或妊娠期者, 体质虚弱不宜施用放血疗法者;关节附近出现感染和破损、对药物产生过敏反应及无法接受放血疗法者。
 
2 治疗方法
2.1 对照组
给予中药内服治疗 (泄化浊瘀汤合四妙散加减) 。药物组成:土茯苓、萆薢、薏苡仁各30 g, 威灵仙、秦艽、泽泻、赤芍、泽兰、黄柏各15 g, 土鳖虫、牛膝、苍术各10 g。关节灼热甚者加忍冬藤、知母、牡丹皮;关节肿胀甚者加百合、车前子;关节痛甚者加地龙、延胡索。年老体弱或反复发作痛风者, 为避免本方攻伐太过, 可配伍益肾强身之品, 如杜仲、桑寄生。每日1剂, 水煎服, 早晚各服用1次。如果使用中药颗粒剂袋装剂型, 要转换相应剂量。治疗1周。
 
2.2 研究组
采用中药内服 (同对照组) 联合刺血疗法治疗。刺络放血:操作前向患者做好解释说明, 以免患者产生紧张、恐惧情绪, 如果出现晕针和晕血等现象, 需要依据针刺意外的处理方法进行处置。选取有红、肿、热、胀、痛关节的痛点1~2个及关节周围怒张的浅表静脉1~2处。具体操作:医生需要在放血开始前通过用手拍打的方式促进刺血部位的充血和血脉露张。常规消毒后, 迅速在血管和痛点处将5号注射针头刺入, 针头拔出后使用75%酒精棉球擦拭, 避免到达出血量前出血口凝固, 无须按压, 令其自行凝固。放血结束后清洁、消毒局部皮肤, 预防感染。刺血治疗隔日1次, 一般治疗3次。
 
两组患者治疗期间均要求戒酒、戒烟, 禁食高嘌呤食物及含糖类饮料[3]。多饮水, 注意休息, 避免劳累, 尽量减少患肢活动。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采用视觉模拟评分法 (VAS) [4]评估患者治疗前后关节疼痛程度。
 
3.2 疗效评定标准
痊愈:患者关节红肿热胀痛全部消失, 能正常活动;显效:患者关节红热痛消失, 仍有轻度肿胀, 可以正常活动;好转:患者关节仍有轻度肿胀痛, 基本可以正常活动;无效:患者关节红肿热胀痛感未发生变化, 且活动较困难[5]。
 
3.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例 (%) ]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3.4 结果
(1) 临床疗效比较
治疗后, 研究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χ2=4.210, P=0.040<0.05) 。见表1。
 
表1 两组急性痛风关节炎患者临床疗效比较[例 (%) ]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痊愈 显效 好转 无效 总有效
研究组 23 15 (65.21) 5 (21.74) 2 (8.70) 1 (4.35) 22 (95.65) ▲
 
对照组 23 8 (34.78) 4 (17.39) 5 (21.74) 6 (26.09) 17 (73.91)
注:与对照组比较, ▲P<0.05
 
(2) VAS评分比较
两组患者治疗前VA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治疗后, 两组患者VAS评分均有所下降, 且研究组患者VAS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2 两组急性痛风关节炎患者治疗前后VAS评分比较 (分, x¯¯±s)x¯±s)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治疗前 治疗后 t值 P值
研究组 23 9.51±1.29 3.18±1.40△▲ 15.950 0.000
 
对照组 23 9.47±1.33 6.01±1.55△ 8.120 0.000
 
t值 0.100 6.500
 
P值 0.918 0.000
注:与本组治疗前比较, △P<0.05;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 ▲P<0.05
 
4 讨论
古代中医著作对痛风病因的论述有因血热遇风、寒、湿而使湿浊凝滞阻于经脉者, 如《格致余论》中所言:“痛风者, 大率是因血受热已自沸腾, 在这之后或涉水或立湿地……寒凉外搏, 热血得寒, 汗浊凝滞, 所以作痛, 夜则痛甚, 行于阳也。”有因风寒湿郁久化热者, 如林佩琴《类证治裁》载:“痛风……一开始因风寒湿郁痹阴分, 时间久了就会化热攻痛, 到了夜晚更加剧烈。”有因脏腑热毒攻于手足者, 如《备急千金要方》中所言“热毒气由脏腑出, 影响到手足, 手足就会变得热、赤、肿、疼痛”。国医大师朱良春认为痛风是由于湿热浊毒流注关节, 瘀阻经脉所致[6]。综上分析, 痛风发作期的阶段性病机就是热毒湿浊瘀阻经脉, 导致关节红、肿、热、痛。本文所用方法针对该病病机, 内外合治, 清热解毒, 化瘀泄浊, 使热毒湿浊同时从内、外排出。内治方药为泄化浊瘀汤[6]合四妙散加减, 方中土茯苓、萆薢、薏苡仁、泽泻、威灵仙、秦艽祛湿排浊;黄柏、苍术、牛膝、薏苡仁取四妙散之意, 清热燥湿, 舒筋壮骨;赤芍、泽兰、土鳖虫活血化瘀。关节灼热明显时加忍冬藤清热解毒, 疏通经络, 清热解毒, 加牡丹皮、知母清热凉血;痛甚时加地龙、延胡索止痛;肿胀明显时加百合、车前子, 增强解毒利尿之功;体虚者加杜仲、桑寄生补肝肾。诸药配伍, 共奏清热解毒、活血化瘀、利尿泄浊、舒筋壮骨的功效。外治方法是从瘀阻络脉处刺络放血, 使热毒瘀浊直接泄出, 具有通经活络、清热止痛、祛瘀泄浊的功效。
 
中药内服或刺血方法治疗痛风的疗效及机制在临床研究中得到证实。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 威灵仙、蚕沙能溶解尿酸;薏苡仁、泽泻、车前子能促进尿酸排泄;泽兰、当归能抑制尿酸合成;百合含有秋水仙碱, 可以缓解炎症, 减轻疼痛[7,8]。研究表明, 清热解毒除湿法治疗急性痛风关节炎的疗效与秋水仙碱相仿, 均可有效改善患者C-反应蛋白和血沉, 且效果未见差异;二者的不同之处为秋水仙碱无降尿酸之效, 但清热除湿法内外合治则具备此功效, 临床也未见不良反应[9]。实验研究证实, 阿是穴刺血镇痛的主要机制是有效抑制了DA、K+及5-HT等疼痛介质[10]。另有研究认为, 刺血疗法可使带有致痛物质的血液流出体外, 同时血液流出产生的负压可使新的血液流入疼痛部位, 使疼痛部位致痛物质的浓度得到稀释, 减轻疼痛, 改善局部微循环[11]。本研究结果表明, 中药内服联合刺血方法的疗效及关节疼痛改善情况明显优于单纯服用中药治疗, 证实两种方法同时使用, 既可从内清热解毒, 泄除脏腑湿浊, 又可通经活络, 从外清除经络中的瘀浊, 取得协同作用, 增强临床疗效及止痛效果。此法易于实施, 效果显著, 可在临床中推广使用。
 
参考文献
[1]边丽娜, 程宇.针灸治疗痛风关节炎的疗效及机理研究进展[J].针灸临床杂志, 2009, 25 (7) :58-60.
[2]安玉, 刘志红.痛风诊断标准的演变及新标准解读[J].肾脏病与透析肾移植杂志, 2016, 25 (2) :165-169.
[3]贾西, 张进安.痛风治疗新理念——EULAR2016痛风诊治指南的更新要点和解读[J].上海医药, 2018, 39 (2) :3-7.
[4]南登崑.康复医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8:267.
[5]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 (试行) [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02:2.
[6]姚祖培, 陈建新.朱良春治疗痛风的经验[J].中医杂志, 1989, 30 (3) :16.
[7]路腾飞, 高树明, 于泽胜, 等.中医药治疗高尿酸血症用药规律分析[J].中国中医急症, 2016, 25 (2) :268-271.
[8]陈敏敏, 周音, 孙亿敬, 等.秋水仙素诱导百合多倍体及流式细胞仪倍性鉴定研究[J].上海农业学报, 2018, 34 (2) :81-87.
[9]李振平.清热通痹除湿法治疗急性痛风关节炎的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急症, 2016, 25 (4) :730-732.
[10]李彤, 谢毅强, 李生财, 等.阿是穴刺血对急性痛风关节炎大鼠模型外周疼痛介质的影响[J].中国针灸, 2006, 26 (3) :215-217.
[11]朱艳, 俞红五, 潘喻珍, 等.刺血加艾灸治疗急性痛风关节炎临床疗效观察[J].中国针灸, 2015, 35 (9) :885-888.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马林
Tag标签:
上一篇:中医辨证治疗痛风 分清虚实主次
下一篇:没有了
搜索穴位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