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中医对瘰疬的认识 栀黄膏外敷治疗

时间:2019-10-30 13:46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中医外治法治疗瘰疬1例
 
何春红教授是河南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师从国家名老中医尚德俊、崔公让,从事中医外科教学、临床、科研工作近40年,在使用中医药治疗瘰疬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且疗效显著。笔者有幸跟师学习,获益匪浅,现将其治疗瘰疬经验介绍如下。
 
1 对瘰疬的认识
中医对瘰疬的认识源远流长,历代文献中有关瘰疬的病名、病因病机、诊断要点、辨证用药等论述颇为丰富。瘰疬一名初见于《灵枢·寒热》,此后历代文献多有记载。瘰疬俗称“老鼠疮”,是一种生于颈项及耳前、耳后的单侧或双侧的一种化脓性外科疾病,有的甚至缠绕颈项,可延至锁骨上窝、胸部和腋下等,相当于西医的颈部淋巴结结核[1]。
 
何春红教授认为,瘰疬的发生发展可分为急性期和慢性期。急性期多由外感风热、内蕴痰毒而发。慢性期多因肺、肾、肝、脾功能失调所致,肺肾阴虚,以致阴虚火旺,阴津不能正常输布,灼津为痰,痰火互结而形成瘰疬;或情志失调,肝气郁结而伤脾,脾失健运,痰湿内生于颈部结成核块;或肝郁日久而化火,热胜肉腐成脓,疾病后期核块溃破,脓腐淋漓,经久不愈,愈后每因体虚或过度劳累而复发[2]。此外,古代医学典籍对运用中医外治法治疗瘰疬的研究颇多,如内消瘰疬丸、夏枯草膏、灵鸡蛋、猫眼草鸡蛋、瘰疬鼠疮方等[3]。如《外科精义·论瘰治法》曰:“结核瘰疬,初觉有之,即用内消之法。”“经久不除,外治不明者,并宜托里。”因此,后世医家在治疗瘰疬时多遵循“内而消托,外而腐蚀”的原则。《医宗金鉴》认为“推之移动为无根属阳,外治宜因证用针灸敷贴、蚀腐等法;推之不移者有根且深,属阴,皆不治之证也,切忌针砭及追蚀等药,如妄用之则难收敛。”何春红教授通过对古代医学典籍和经典文献的挖掘整理,并结合当代研究对中医外治法进行创新。
 
2 典型病例
患者,女,49岁,2018年12月3日初诊。患者诉于半年前发现右侧颈部有一肿物,初约蚕豆大小,后逐渐增大如核桃,质地坚硬伴疼痛不适,皮色不变,遂于当地多家医院就诊未果,后于上海某医院就诊,治疗1个月后病情亦不见好转(具体用药不详),遂于2018年12月3日前来求医。中医诊断:瘰疬。西医诊断:颈部淋巴结结核。症见:右侧颈部有一核桃大小硬结块,高出皮肤,未溃,皮温高伴疼痛不适;患者情绪焦躁,眠差,纳差,形体偏瘦,二便正常。既往体健,否认结核病史,否认家族史。根据结块表现,何春红教授采用清热解毒、消肿止痛之栀黄膏外敷治疗,隔日1次。
 
2018年12月10日二诊:结块破溃,有一1 cm×1.5 cm大小的窦道,其内夹有败絮样物,有稠脓流出。何春红教授嘱取0.5 cm长的自制红锭放置窦道内,外用二味膏盖敷,以拔脓祛腐,隔日1次。
 
2018年12月14日三诊:窦道稠脓减少,疮周红肿减轻,皮温较前下降,皮色晦暗,疼痛减轻,为半阴半阳之证。何春红教授根据症状采用冲和膏外敷治疗,加速疮面恢复,隔2 d治疗1次。
 
2018年12月21日四诊:窦道腐肉已脱,肉芽灰白,新肉难长。何春红教授根据症状将橡皮粉撒于其内,促进肉芽生长,外用冲和膏盖敷,隔2 d治疗1次。
 
2018年12月29日五诊:窦道口缩小为0.5 cm×0.3 cm,疮面肉芽色红,有新肉芽长出,疮周可见皮岛。何春红教授采用自制何氏黑膏药外敷治疗,促进窦道收口,隔2 d治疗1次。
 
2019年1月9日六诊:窦道已收口,患者面露喜色,自诉食欲好转,睡眠可。何春红教授采用重组牛碱细胞生长因子外涂治疗,促进患处修复。
 
3 体会
该患者在我科门诊通过中医外治法治疗1个月痊愈。本例患者症状每因情绪失调后加剧,休息后稍好转,提示正气内虚,痰火外结。何春红教授根据患者患处的临床表现辨证用药。患者初诊颈部结块红肿热痛为阳证,后期破溃加以拔脓祛腐,再转为半阴半阳证,最后在愈合期,何春红教授选取合适的生肌药以加速新鲜肉芽生长。
 
瘰疬为顽固性疾病,因其病程长,痛苦大,难愈性等,严重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纵览历代医家对瘰疬的文献记载,无论是证型还是治法,都超过《中医外科学》各版教材所记载,因此必须熟读文献典籍,全面认识中医对瘰疬的诊治,做到内外兼顾,标本兼治,局部与整体相结合,达到缩短病程、提高疗效的目的。
 
参考文献
[1]徐羽,车文生,洪素兰.中医药辨证治疗瘰疬临床经验[J].中医学报,2010,25(6):1092,1094.
[2]王立.中医对瘰疬的认识与治疗[J].开卷有益:求医问药,2016(1):24-25.
[3]江晶晶,陈仁寿.瘰疬辨治溯源[J].吉林中医药,2015,35(12):1285-1287.
 
来源:中医外治杂志 作者:胡爱飞 何春红 宋群路 郭兴蕊
Tag标签:
上一篇:失语症 个体化语言训练
下一篇:没有了
搜索穴位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