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当前位置:主页>中医疗法>针灸>

内华达州的针灸立法之争称

时间:2015-06-03 14:24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美国中医立法的故事要从一位叫斯坦勃的地产大亨说起。他当时是一位65岁半退休的纽约律师,定居于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市,拥有拉斯维加斯最大赌场的地产。斯坦勃的夫人毕阿是一位高雅而传统的华裔,患有偏头痛的毛病多年,看过许多医生,也没有见好,医生告诉她是由于精神太紧张所致。
 
    1972年夏季,斯坦勃偕夫人到亚洲旅行,在香港停留期间拜访了香港著名的针灸师陆易公。经陆医生针灸治疗,毕阿的偏头痛明显好转。同时,斯坦勃在诊所里亲眼看见了很多经针灸治疗取得神奇疗效的病例,令其难忘。而这些在他看来神奇的疗效,对陆医生来讲却十分平常。斯坦勃当即认定,针灸是个好东西,于是,就拍了150分钟针灸治疗纪实电影片带回内华达。
 
    尽管斯坦勃的太太警告他不要以为美国医生会对针灸有兴趣,但他还是很自信地想让当地西医医生们看一看他的针灸纪录片,以引起医学界的兴趣。他邀请很多医生来看他在香港拍摄的纪录片,但医生们多对此不屑一顾,越是大牌的医生,越是难请到。有人好心地劝告他,不要浪费时间了。虽然有些失望,但斯坦勃并没有因此止步,反倒下了决心一定要将“针灸这个好东西”合法地引进美国。因为美国的行医执照归各州管理,所以只能各个击破。他选定从内华达州开始实现他的目标,因为内华达州比较小,当时只有不到50万的人口,在美国50个州中排名第35。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内华达州不仅立法程序严谨,而且选民少,比较好沟通,州参众两院的立法委员也很接近选民。斯坦勃知道他面临的是一条极为艰难的道路,障碍重重。自从1971年美国出现的大众针灸热以来,美国医学会一直在努力要求各州由执照医生来控制针灸的使用,已经将很多针灸独立发展的计划扼死在摇篮之中。
 
    斯坦勃经初步调查后发现,当时针灸在美国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糟。堪萨斯等州已将针灸列为非法;尽管有数百名患者请愿,纽约州还是强行关闭了新开的曼哈顿针灸诊所,此事还成了轰动全美国的新闻。在医学会的压力下,纽约州行医管理委员会已经做出决定:“目前,针灸还不能被理解并被采纳使用,只有具有西医执照的医生在科研的情况下才可以扎针灸。”纽约的近邻康涅狄格州和新泽西州随即表示照搬纽约的规定。而中医针灸的另一重地,加利福尼亚州也通过了类似的法律,导致很多针灸师因无照行医罪被捕。明尼苏达、密西根、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和印第安纳等州也规定只有执照医师才可以扎针灸。很明显,美国医学会已经控制了局面,大势所趋,斯坦勃没有理由期望内华达州的医学界能做出什么不同的举动。
 
    面对复杂的情况,斯坦勃先生意识到他必须赶快采取行动,因为当时离1973年1月内达华州每两年一次的立法会还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他采取的第一项行动是雇用了最好的政治游说公司,将150分钟针灸纪录片压缩到30分钟,在州府卡森市等地的电视台播放。斯坦勃还亲自出马,在拉斯维加斯赌城,有众多富人的乡村俱乐部,及公共图书馆等公开场合发表讲演,向大众介绍中医针灸。为了运作方便,斯坦勃还成立了美国针灸学会,自己任主席,这一点后来还成为反对派攻击斯坦勃的口实,说他的目的是利用针灸盈利。
 
    直到1972年11月中旬,斯坦勃仍然天真地深信他的中医合法化提案应该得到西医界的支持。他决定请香港的陆易公针灸师到美国来给当地的医学界做针灸治疗示范,得到陆教授同意后,由布朗先生代表斯坦勃向内华达州行医管委会提出申请临时行医许可证。委员会投票结果:全票反对。委员会的律师甚至很粗鲁地对布朗说:“我们不会给以你们的中国人(Chinaman)发执照。”需要说明的是,Chinaman一词带有贬义色彩,因美国华裔的抗议,目前在美国公开场合已经没有人再敢使用。
 
    正是因为受到如此侮辱,斯坦勃律师的团队痛下决心,彻底抛弃幻想,甩开西医界的控制,争取直接将中医合法化提案交给立法机构通过。斯坦勃开始发表电视讲演,告诉公众他遇到的挫折,号召大家支持他的提案。到1973年1月州议会开会前,他已经收集到了1.7万多名支持针灸者的签名。与此同时,布朗安排公司最好的政治说客乔伊斯负责公关。据乔伊斯回忆,他刚开始到议会去游说中医合法化提案,讲到针灸和中草药的时候,常常引来各种嘲笑,他感到很沮丧。一天,他突发奇想,如果针灸真的是像我讲述的那样神奇,为什么我们不能给这些立法人当场示范呢?
 
    乔伊斯马上找到他的老朋友,民主党州参议员及健康福利委员会主席沃尔克先生,并安排陆医生给沃尔可做了一次私下的针灸示范,说服了沃尔克支持斯坦勃起草的一个“紧急提案”。提案内容为:推翻州行医管委员会的决定,给予陆医生在内华达州针灸示范两周的许可证,欢迎媒体和立法委员参观。在沃尔克议员的鼎力支持下,紧急提案在参众两院顺利通过,第三天即由州长签字生效。
 
    此时,西医师们开始紧张起来,立法委员中的唯一执照医师,共和党州众议员布劳本突然提出一个提案:“将针灸科研合法化,但需要在执照的医生指导下进行。”此提案显然代表了美国医学会在多个州推行的政策。但很明显,布劳本医生已经做出了让步,因为他原来对针灸的看法是:“无稽之谈,同搓脚和催眠术差不多。”
 
    但这个转变来得太晚了,还没等布劳本的提案离开健康福利委员会,陆医生已经开始他的针灸示范了。乔伊斯虽然对示范充满信心,但他还是有几分担心。他讲:“我们准备在卡森市做的针灸示范相当于派出我们最好的外科医生到香港,要求他们两周内在旅馆里做25例心脏移植手术,以此来证明西医是有效的。”
 
    乔伊斯的担心并不过分,因为这是西方历史上第一次中医和西医在立法会上的对决。美国媒体将内华达州的针灸立法之争称为中医“龙”和西医“蛇”的“龙蛇大战”,而这场实力悬殊的大战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Tag标签:
搜索穴位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