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当前位置:首页>中医疗法>针灸>

针灸铜人的古今梳理与考证,天圣铜人

时间:2018-08-27 14:37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针灸铜人的源流考证

针灸铜人”是“体表刻有经脉线和腧穴的铜铸 人体模型, 可用于针灸教学等用途” , 下简称 “铜人” 。 北宋天圣年间, 医家王惟一奉旨铸造了两具带有针灸 腧穴的标准铜制人像, 史称天圣铜人。 历经千年之后, 2017 年瑞士当地时间的 1 月 18 日,中国国家主席习 近平在瑞士日内瓦访问世界卫生组织时, 向世界卫生 组织赠送现代中国新铸的针灸铜人, 从而使这个古老 的针灸术语,又重新“热”了起来 [1] 。 对于这样一个在针灸教育、 学术传承史中占据重 要地位的术语,在 2005 版的《中医药学名词》中并 未收录 [2] , 《教育学名词》虽然收录该词,但认为是 “宋代针灸教学模型和测试医学生及医人针灸能力 的用具” [3] ,忽略了针灸铜人在针灸史及现代针灸传 播与教育中的作用。 笔者在承担中医药名词术语规范 化研究的过程中, 通过对针灸铜人相关古今文献的梳 理,厘清了不同时代针灸铜人的沧桑,课题组将该术 语收入新修订的《中医药学名词》中,并理顺了针灸 铜人相关术语的源流与逻辑关系。

针灸铜人的古今梳理与考证,天圣铜人

1 天圣铜人及其沧桑

铜人,顾名思义是以铜所铸成的人形模型。在宋 之前,或曾有过各种铜制的雕像,但“针灸铜人”一 词明确出自北宋天圣年间。 鉴于当时经济文化科技发 展水平和对健康的需要, 宋仁宗赵祯下诏铸铜人, “命 百工以修政令,敕大医以谨方技……创铸铜人为 式……保我黎烝介乎寿考” [4] 。主持这项工作的是当 时的医官王惟一,夏竦在《铜人腧穴针灸图经》序中 评价 “殿中省尚药奉御王惟一, 素授禁方, 尤工厉石, 竭心奉诏,精意参神” 。正是奉了宋仁宗“传心岂如 会目,诸词不若案形”的诏意 [4] ,他创造性地将已有 的针灸腧穴知识进行归纳总结,以文字、图形的形式 更以三维立体的铜像表达出来; 表达的材质不仅有易 于携带传播的纸质,也有可以保存的石质,更有可以 体现当时科技发展水平的铜质。 由于铸造需要时间,在铜人尚未铸成之前,铜人 的文字与二维的图形已经体现在王惟一主编的 《铜人 腧穴针灸图经》 (公元 1026 年)中。天圣五年(公元 1027 年)王惟一成功地铸造了两具与人身等高的针 灸铜人,一具置于医官院,一具与天圣七至八年间刻 成的《新铸铜人腧穴图经》碑石共同放置于北宋国都 东京大相国寺内的仁济殿, 作为针灸学的标准与教学 模型。夏竦描述铜人“内分藏府,旁注溪谷,井荥所 会,孔穴所安,窍而达中,刻题于侧,使观者烂然而 有第,疑者涣然而冰释” [5] 。正是因为该铜人是为明 示针灸经脉线和腧穴所铸,因此取名为针灸铜人。 铜人的材料、作用、用法在南宋周密的《齐东野 语》中有进一步的说明,外形“以精铜为之,藏府无 一不具,其外俞穴,则错金书穴名于旁,背面二器相 合,则浑然全身。 ”用法“盖旧都用此法以试医者, 其法:外涂黄蜡,中实以汞,俾医工以分析寸,按穴 试针,中穴则针入而汞出,稍差则针不可入矣” [6] 。 魏稼对此一说颇为认同,并指出“ 《齐东野语》 ,虽为 稗乘野史,然周密去王氏所处年代不远,且书中多是 记述一些耳闻目睹的真人真事,内容基本可靠” [7] 。 由于最早的针灸铜人是在北宋天圣年间铸成的, 因此后世史学界便称之为天圣铜人。 天圣铜人自诞生 之后,便命运多舛。铜人铸成恰好百年之际,宋钦宗 靖康元年(公元 1126 年) ,金人攻陷北宋的京都开封 汴梁,宋朝的两位皇帝都被掳走,京中的珍宝被抢无 数,铜人中的一具辗转流入湖北襄阳,不知所终 [5] ; 又过了 1 个多世纪,另一具由南宋当局作为贡品于 1232 年奉献给蒙古,回到汴梁,但已经颠沛流离几 经风霜而“岁久阙坏” 。公元 1261 至 1265 年间,在 蒙古政府主持下,由尼泊尔人阿尼哥将其修复如 新 [8] 。后来元世祖忽必烈当政,在至元年间(公元 1264—1294 年) ,将天圣铜人与图经碑石由开封移 到当时的首都大都即今日的北京, 放置于太医院三 皇庙的神机堂中。

2 仿宋针灸铜人

2.1 正统铜人

明正统八年(公元 1413 年) ,天圣铜人已诞生四 百余年,由于岁月久远,铜人身上的穴位名称模糊难 辨。于是,明英宗下令重铸铜人并亲为作序,称“于 今四百余年,石刻漫灭而不完,铜像昏暗而难辨。朕 重民之所资,念良制之当继,乃命砻石范铜,仿前重 作,加精致焉,建诸医官,式广教诏” ,制成的仿宋 铜人就藏于京师大明门之东的太医院内。因此,这具 在明正统年间铸成的仿宋针灸铜人, 便被称为正统铜 人,也称仿宋铜人 [9] 。而原来的天圣铜人,自此便下 落不明了。

正统铜人的命运更为可叹, 自铸成后正统铜人一 直藏于明、清太医院中,直到光绪二十六年(公元 1900 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被俄军掠走,现存 于圣彼得堡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中。 八国联军之乱 后,清政府与八国议和,想要回被掠去的正统铜人。 据《太医院志》记载, “和议后,经御医陈守忠委屈 周折, 始将神像由俄之驻华营迎回, 铜人则据为奇物, 不肯交矣” [10] 。 后来, 学界对该铜人也有不同的看法, 直到 2005 年黄龙祥等人亲自到彼得堡考察,才肯定 那座孤悬海外的铜人正是被掠走的明正统铜人, 统一 了学术界的意见。天圣铜人既不可得见,根据黄龙祥 的描述, 存在俄罗斯博物馆内的完全仿天圣铜人的正 统铜人身高 175.5 cm,现由于历时已久,字迹模糊不 清,凭肉眼能辨识出的仅有 35 穴。对正统铜人的考 察及研究,使今人能够获得近 1000 年前的国家针灸 经穴标准《铜人腧穴针灸图经》文本的权威解释,对 现代针灸史和针灸教育的研究意义重大 [11] 。

2.2 光绪铜人

清光绪间太医任锡庚在 《太医院志》 中记载, “太 医院署药王庙香案前立有范铜之铜人,周身之穴毕 具,注以楷字,分寸不少移,较之印于书绘于图者, 至详且尽, 为针灸之模范, 医学之仪型也” [10] 。 可见, 铜人是针灸教学、考核等必需的范本,须臾不可离。 原正统铜人被俄军掠去后, 太医院原址也被俄国大使 馆所占,清政府遂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 年)在地 安门东大街另建新院,建院之后又于1904 年新铸一 具针灸铜人,高178 cm,置于太医院的铜神殿,史称 光绪铜人 [12] 。1925年光绪铜人被移交给故宫国立历 史博物馆,1933年日本侵华时随第三批文物南迁,交 给了南京博物院,1958年又移交中国历史博物馆,现 存于国家博物馆 [13]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博物馆 中现陈列有这具针灸铜人的复制品。

2.3 现代的仿制铜人

1978年, 南京中医学院和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 究所马继兴研究员(后调入医史文献研究所)等合作研制的仿宋针灸铜人,是用青铜冶炼浇铸而成,胸背 前后两面可以开合,打开后可见浮雕式脏腑器官,闭 合后则全身浑然一体,高172.5 cm,重 210 kg,现存 于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文献研究所博物馆中 [14] 。 1987年, 何保仪、 臧俊岐、 侯泽民等根据历史文献, 铸造仿宋针灸铜人一具 [15] ,身高 172.5 cm,重 210 kg, 有腧穴354个,现藏于开封博物馆。 2017年,北京工美集团等以中国国家博物馆所藏 针灸铜人为原型,历经了三维扫描、数据处理、3D打 印、模型组装、穴位校对标刻、雕刻穴名、翻制模具、 修整蜡壳、制壳、型壳焙烧、冶炼浇注、焊接加工等 工序制成的新铸针灸铜人,身高1.80 cm [1] 。制成后, 由习近平总书记访问世界卫生组织时,赠送给时任 WHO总干事的陈冯富珍,珍藏在瑞士的WHO总部。

3 非仿宋铜人

3.1 嘉靖铜人

公元 1546 年,相当于明嘉靖年间,针灸学家高 武曾铸造男、女、儿童形状的针灸铜人各一具。与天 圣铜人、正统铜人不同,高武铜人现仅存男童形状, 高 89 cm,藏于故宫博物院 [16] 。

3.2 乾隆铜人

清朝乾隆年间,清政府太医院院判吴谦等编纂 《医宗金鉴》 ,刊行于乾隆七年。书成后,乾隆皇帝 命工匠铸造一批针灸铜人,以嘉奖所有参加编纂这部 书的人员。其中一位名叫福海的誊录人员收领了这一 赏赐后,其后人几经辗转将铜人像保存下来。后来铜 人流落到古董店,于民国年间由著名医史学家丁济 民、王吉民收藏,现存于上海中医药博物馆,成为 镇馆之宝 [17] 。 乾隆铜人的具体铸造年代为乾隆九年, 即公元 1744 年。 乾隆铜人的外形小得多, 只有 46 cm 高,宽 22.8 cm,厚 16 cm,实心,腹部隆起,全身有 穴位 580 个,可能为妇人形象。

3.3 同仁堂铜人

对同仁堂等乐氏所铸铜人, 马继兴统称为乐家药 铺铜人 [18] ,其最早的铜人铸成年代不详,马氏估计 为 1661 至 1900 年间,铜人身高 78.8 cm,体表无经 脉线,有 355 个穴位。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时,乐家药 铺为德国军队占领,铜人一度下落不明,经辗转找回 后,现藏于北京同仁堂博物馆。上海达仁堂根据同仁 堂铜人为模翻铸的一尊铜人,造型较前者粗糙,现保 存于上海黄浦区中医院 [17] 。

3.4 海外铜人

铜人制成后, 对针灸学术的规范与推广有着非常 重要的作用, 对针灸学术的海外传播也产生了非常大 的推动,当然也屡屡遭受侵略者的觊觎。在海外,被 误认为是天圣铜人或正统铜人者还有数座, 统称为海 外针灸铜人 [19] 。日本东京博物馆所藏铜人,被定为 国宝,身高 160 cm,陈存仁、马继兴等 [18,20] 认为是 天圣铜人之流落在外者。黄龙祥经过考察,认为东博 铜人系日本幕府医学馆针灸医官奉幕府之命, 于1809 至1819年间铸造 [21] 。 在汉城的朝鲜李朝故宫昌德宫秘苑仁政殿车行 阁, 保藏并展出有一具针灸古铜人,被称为昌德宫铜 人。 其身高 86 cm, 从形制上看与天圣铜人大致相同, 穴位数也相同,与英宗时所铸正统铜人有相似之处。 虽然一直也有人认为该铜人是由中国传来的, 但经过 靳士英等 [22] 的考证,认为昌德宫铜人系由朝鲜李朝 于 1433 至 1443 年间自行铸成。

4 小结

2017 年,习近平主席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 冯富珍共同见证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签署 “一带 一路”卫生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访问,并出席中国向 世界卫生组织赠送针灸铜人雕塑仪式, 使得铜人已成 为当代针灸的形象标识, 掀起了人们对针灸铜人的更 多关注。习主席还指出, “我们要继承好、发展好、 利用好传统医学, 用开放包容的心态促进传统医学和 现代医学更好融合。 ”作为官修的标准教具,铜人对 针灸的传承起到了积极作用。直到今天,许多针灸医 疗、研究机构,大量针灸网站、图书都用铜人的塑像 或图片作为针灸学术的代表,习主席向 WHO 赠送针 灸铜人,表明“中国的针灸”正在逐渐成为“世界的 针灸” ,希望新铸针灸铜人将会在世界卫生总部继续 针灸的神奇 [23] 。

通过对针灸铜人的古今源流梳理与考证, 可以清 楚地看出,针灸铜人虽然有着天圣铜人、正统铜人等 不同的称谓,但其不过是在不同年代的命名方式而 已。根据名词术语的命名原则,其根源和规范还是针 灸铜人,因此,建议在修订版《中医药学名词》中收 录该术语,并释义为: “简称‘铜人’ ,体表刻有经脉 线和腧穴的铜铸人体模型, 可用于针灸教学等用途” 。

来源:中国针灸 作者:黄涛
Tag标签:
搜索穴位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