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当前位置:首页>中医疗法>针灸>

电针配合揿针贴压耳穴治疗贝尔麻痹临床研究

时间:2019-03-01 11:51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Bell麻痹 (Bell’s palsy) , 又称特发性面神经麻痹 (Idiopathic facial palsy) , 是因茎乳孔内面神经非特异性炎症所致的周围性面神经麻痹[1], 可发生于任何年龄, 以15~45岁年龄段高发, 多仅累及单侧, 年发病率为30/100 000[2]。临床表现为突发性单侧口眼歪斜, 患侧表情肌完全或部分瘫痪, 部分患者还可出现患侧味觉、听觉改变及耳后乳突区疼痛等症状。目前, 该病在临床上主要通过药物、物理治疗及针灸等方法进行综合治疗。针刺疗法在治疗Bell麻痹中疗效确切, 目前在临床已经得到广泛的应用, 本病亦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针灸治疗适应症之一, 尽管如此, 仍有约15%左右的患者面瘫不能完全恢复[3], 疗效仍不够理想。笔者在临床上采用电针配合揿针耳穴贴压治疗Bell麻痹, 疗效较满意, 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16年10月—2018年10月笔者门诊选取发病在1周内的贝尔麻痹患者60例, 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两组, 每组30例。两组患者在性别、年龄、病程等方面均无显著性差异 (P>0.05) , 具有可比性。见表1。
 
 表1 两组Bell麻痹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1.2 诊断标准
1.2.1 西医诊断标准
参照《神经科医师手册》第2版[4]中关于Bell麻痹的诊断标准: (1) 急性起病, 单侧发病, 面神经麻痹在数小时到数天达到高峰; (2) 主要表现为患侧面部表情肌瘫痪, 额纹消失, 上下眼皮不能闭合或闭合不紧, 鼻唇沟变浅, 口角下垂, 鼓气或吹口哨漏气, 食物易停滞于患侧齿颊间; (3) 部分患者伴有听觉过敏, 乳突区疼痛或压痛, 舌前2/3味觉障碍等表现; (4) 排除外伤、中耳炎、耳部疱疹、肿瘤等引起的继发性周围面神经麻痹。
 
1.2.2 中医诊断标准
参照《针灸治疗学》[5]中关于面瘫的诊断及辨证分型制定:急性起病, 以口眼歪斜为主要特点, 病侧不能皱眉、蹙额、闭目、露齿、鼓颊, 患侧面部肌肉呆板、麻木、瘫痪, 额纹消失, 闭目无力, 鼻唇沟变浅, 口角下垂歪向健侧, 部分患者有舌前2/3味觉减退、听觉过敏、耳后疼痛等症。
 
1.3 纳入标准
(1) 符合上述Bell麻痹的诊断标准, 首次发病, 病程在1周之内者; (2) 患者年龄在18~75岁之间; (3) 面神经H-B分级量表评分达到III级或III级以上水平; (4) 同意进行针刺疗法, 同意配合进行面神经相关医学量表评分, 并签署临床实验知情同意书。
 
1.4 排除标准
(1) 双侧面瘫或既往有面瘫及面肌痉挛病史者; (2) 亨特氏综合症痹患者或由于外伤、肿瘤、中耳炎等明确病因引起的继发性面神经麻痹患者; (3) 同时接受本研究之外其他针对本病的治疗方法者; (4) 有造血系统、肝、肾、内分泌系统等严重疾病及精神病患者; (5) 女性妊娠期或哺乳期患者。
 
1.5 治疗方法
1.5.1 基础治疗
两组患者均给予以下基础治疗: (1) 给予口服维生素B1片 (天津金世制药有限公司, 10 mg/片) 10 mg, 每日3次, 甲钻胺片 (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0.5 mg/片) 0.5 mg, 每日3次; (2) 在治疗期间嘱患者自行面部肌肉功能锻炼, 主要动作包括抬眉、蹙额、用力闭眼、耸鼻、张大鼻孔、上下唇噘起 (或吹哨动作) 、鼓气、示齿等, 如不能自行主动完成动作者, 可在手指帮助下做被动运动, 恢复较好时可进一步进行面部肌肉动作的速度、灵敏度、协调性等练习, 每日2次, 每次约10 min; (3) 每次针灸治疗的同时, 使用TDP治疗仪 (重庆新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型号CQ-27) 照射患侧面部约20 min, 热度以患者觉温热而不灼热为度。
 
1.5.2 对照组
主穴:取患侧攒竹、阳白、四白、颧髎、颊车、地仓及合谷等;配穴:人中沟偏歪加水沟、鼻唇沟浅加迎香、乳突部疼痛加翳风、味觉减退加廉泉、目合困难加鱼腰等。操作方法:患者仰卧位, 所有穴位用75%酒精常规消毒, 发病1周内针刺时面部取穴少、针刺浅、手法轻且不施加电针, 发病1周后, 面部腧穴取穴增加, 捻转得气后根据患者面瘫症状取两组穴位连接6805-D型电针仪 (汕头市医用设备厂有限公司) , 选疏密波, 电流强度以患者耐受为度, 电针每次治疗20 min, 每周5次, 10次为一疗程 (如治疗期间患者完全恢复, H-B评分1分, 则停止治疗) 。
 
1.5.3 治疗组
先行常规针刺治疗, 针刺取穴及治疗方法同对照组, 针刺治疗结束后即行揿针贴压耳穴治疗。耳穴取穴:患侧额、眼、面颊、口及皮质下等。操作方法:耳穴75%酒精常规消毒, 根据面瘫症状选取患侧4个耳穴, 采用清铃牌揿针 (规格型号:直径0.20 mm×针长0.9 mm) , 将针尖对准耳部穴位快速按压后粘贴, 揿针留置约24 h, 第2天针刺治疗前去除, 揿针每周治疗3次, 电针治疗周期同对照组。
 
1.6 观察指标
所有患者治疗前后均采用以下3个量表[6]对患者患侧面神经的功能进行评定。
 
1.6.1 House-Brackmann面神经分级量表
通过观测患者面部肌肉运动功能, 将面瘫严重程度分为6级:I级为正常、II级为轻度功能障碍、III级为中度功能障碍、IV级为重度严重功能障碍、V级为严重功能障碍、VI级为完全麻痹, 按H-B对应评级分别计为1~6分, 1分为正常, 6分为完全麻痹。
 
1.6.2 DEFS面部对称详细评价量表
由Pillsbury和Fisch设计, 通过静止状态时的面部、抬眉并皱眉、闭眼、微笑、撅嘴并吹口哨等动作, 测定患者面神经损伤面部的对称性, 进而对面瘫程度及治疗效果进行评估, 总分100分, 最低0分, 最高100分, 分数越高面部对称性越正常。
 
1.6.3 May面神经麻痹分级量表
此表是由May提出的针对面神经麻痹的分级系统, 分为肌张力、皱眉、紧闭眼、眨眼、皱鼻、露齿笑、吹口哨、鼓腮、咬下唇和拉紧颈部肌肉10项评分, 每项10分, 总分100分, 最低0分, 最高100分, 分数越高面神经的功能越好。
 
1.7 疗效判定标准
参照《实用耳鼻喉学》[7]中关于面神经功能恢复评定标准判定治疗效果: (1) 痊愈:面部表情肌全部恢复正常; (2) 显效:面部静止时无异常表现, 当患者微笑或示齿时可发现鼻唇沟轻度变浅或嘴角微微下垂, 但闭眼动作可轻松完成; (3) 有效:无论面部静止还是运动时, 均可发现鼻唇沟变浅、嘴角下垂, 但症状均比治疗前有所改善, 闭眼动作用力可完成; (4) 无效:面部表情肌功能较治疗前无明显变化, 闭眼动作无法完成。
 
1.8 统计方法
使用SPSS17.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计量资料以表示, 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 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 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治疗前后H-B、DEFS及May量表评分比较
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前后H-B、DEFS及May评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治疗后两组间H-B、DEFS及May评分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2 两组H-B、DEFS及May量表评分比较
注:与治疗前比较, 1) P<0.05;与治疗组比较, 2) P<0.05。
 
2.2 两组临床疗效比较
经过上述治疗后, 治疗组的愈显率 (愈显病例=痊愈病例+显效病例) 为86.67%, 对照组为60%, 两组之间的愈显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3。
 
 表3 治疗后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注:与对照组比较, 1) P<0.05。
 
3 讨论
Bell麻痹, 又称特发性面神经麻痹, 本病多单侧发病, 中青年多见, 其病因多认为于病毒感染、神经滋养血管痉挛、自身免疫性炎症等因素有关, 致病因素可引起面神经局部缺血、变性、水肿, 使面神经位于狭窄骨性面神经管内的主干受压, 从而导致面神经功能障碍, 其早期病理改变为神经水肿和脱髓鞘, 严重者出现轴索变性[8], 后期可见神经鞘膜纤维化、神经滋养血管内膜发炎等特征, 辅助检查如面神经电生理检查[9]可以发现患侧面神经传导时的潜伏期、波幅改变、复合肌肉动作电位 (CMAP) 的改变等。中医学对本病亦认识较早,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成书的《灵枢经·经筋》就有记载[10], 曰:“卒口僻, 急者目不合, 热则筋纵, 目不开, 颊筋有寒, 则急引颊移口, 有热则筋迟纵缓不收, 故僻”, 故本病中医学称为“口僻”“口㖞”“面瘫”“歪嘴风”等。目前临床上治疗本病多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进行综合治疗, 药物治疗包括激素冲击、抗病毒、营养神经和活血化瘀中药等, 物理治疗包括红外线照射、超短波治疗及半导体激光治疗等[11], 中医方面治疗有针刺艾灸拔罐、中药熏治、刺络放血和穴位注射等[12]。本病经积极治疗, 大部分病人可基本恢复, 超过3个月或半年仍未恢复者可能会留有后遗症[13], 表现为不完全性面瘫、面部肌肉挛缩或联带运动 (如口眼联动) , 严重者会影响面部大部分肌群而出现面肌痉挛。
 
针灸治疗本病效果显著, 已经作为面神经炎的常规治疗方法而被广泛应用, 如靳克涛等[14,15,16]采用针刺疗法治疗Bell麻痹, 总有效率都在90%以上。针灸治疗可使受损的面神经产生兴奋、增强肌纤维收缩、加速局部血液循环、增加新陈代谢, 起到抗炎、促进渗出吸收、解除血管痉挛、促进血供、改善面神经缺血缺氧状态及促进神经纤维再生的作用[17]。笔者在诊治这类疾病过程中发现, 此病多为自身卫阳之气不足或面部脉络空虚情况下, 风寒或风热外邪侵袭面部少阳、阳明经脉, 致使面部经络阻滞、经筋失养, 出现筋肌纵缓不收而发病[18]。笔者针刺治疗时选取的病例都是Bell麻痹发病1周内的急性期患者, 此时患者处于发病初期, 病程进展较快, 病情不稳定, 面神经处于急性水肿、炎性反应时期, 故发病1周内针刺治疗时面部取穴少, 采用浅刺轻刺激, 不施加补泻手法, 防止后期出现并发症。Bell麻痹发病1周后, 病情逐渐稳定, 进入恢复期, 此期面部经络气滞血瘀、经脉痹阻严重, 面部筋经失于濡养、不荣而枯, 故笔者治疗时采用电针面部穴位配合揿针贴压耳穴。电针可以激发面部神经冲动, 带动面部肌肉收缩, 起到良好的反馈调节修复作用;而揿针耳穴贴压则属于耳针治疗的范畴, 本病的发病部位在耳后的茎乳孔, 离耳穴非常近, 在治疗时针体持续埋藏于耳穴皮下, 因揿针非常短, 不仅治疗时疼痛较轻, 且留针时间长, 能给耳穴以持久而柔和的良性刺激, 起到加强疗效的作用, 本实验经统计分析, 电针配合揿针贴压耳穴治疗后疗效优于单纯电针, 说明电针配合揿针贴压耳穴具有提高单纯电针治疗作用的优势, 值得在临床上推广应用。
 
来源:针灸临床杂志 作者:吕海波 甘收云
Tag标签:
搜索穴位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