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当前位置:首页>中医疗法>针灸>

五运六气学说指导针灸治疗的理论基础

时间:2019-04-02 13:41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论运气学说与针灸治法及医案剖析
 
五运六气学说根源于《黄帝内经》七篇大论, 以天人合一思想为指导, 在阴阳五行理论的基础上, 以甲子年四时主客变化为特色, 利用天干地支阐释四时气候变化及其对人体健康和疾病影响的时空规律, 并提出相应的防治思想, 已形成独特完整的中医经典理论体系[1,2]。蒲辅周等众多医家[3]将其作为疾病防治的理论基础, 取得很好的临床疗效, 使其不断丰富和发展。《素问·刺法论篇》《素问·本病论篇》专题论述了结合五运六气理论进行针刺之法, 将脏腑经络、体质理论用于针灸临床是发挥“审察病机, 无失气宜”的重要体现。本文基于五运六气思想, 根据患者出生和发病时的运气特征进行诊断与治疗, 创新性地提出运气-体质-脏腑-针灸的临证思维, 系统阐述运气学说指导针灸治疗原则和疾病防治, 并附验案1则, 以期增强五运六气针灸临床指导的实用性和实操性。
 
五运六气学说指导针灸治疗的理论基础
《黄帝内经》云:“人以天地之气生, 四时之法成”, 五运六气的气化偏性从精卵结合、胎孕期到胎儿成长, 一直通过中运、司天在泉、主气客气等天时气候影响人体脏腑禀赋强弱, 形成机体不同的体质构建[4], 从而造成机体后天疾病罹患的不同倾向。正如《素问·离合真邪论篇》所云:“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 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 天暑地热则经水沸溢”。故临床上可根据患者出生及发病时的五运六气, 利用其中的生克制化关系分别对其进行天干岁运、主气客气、司天在泉等方面综合分析, 归纳出患者先后天干支运气特点, 并分析其自身运气特点对患者体质的影响及因其导致的存在于机体中疾病发生发展的脏腑盛衰问题, 最终在体质理论及脏腑经络理论的基础上对患者施以针灸治疗。
 
五运六气学说指导针灸治疗的思路创新
目前五运六气学说的临床应用多局限于药物使用, 而甚少运用于针刺治疗, 且相关报道多为阐述《素问·刺法论篇》的内容而少有创新[5]。将患者先后天运气特点与体质、脏腑经络理论相结合, 按照运气-体质-脏腑-针灸的临证思维, 探析运气学说指导下的针灸治疗, 在取得满意的临床疗效的同时, 创新了运气学说指导针灸治疗的思路, 是中医学天人合一思想的切实应用。如木运太过的患者, 风气太盛致肝气偏盛, 风性偏动, 可出现月经紊乱, 量多或淋漓不断, 烦躁易怒等症状, 根据“抑其运气, 扶其不胜, 资其化源”的运气治则, 可取肝经火穴行间清泻肝火, 取肺经金穴经渠佐金平木, 以达疏通经脉、调和气血之效。
 
五运六气学说指导针灸治疗的实践创新
1. 从岁运角度指导针灸治疗
1.1 木运年体质
患者出生年干为壬, 属木运太过之年, 为“发生之纪”, 此期风气流行, 风性偏动, 易致肝气偏盛, 疏泄太过, 针刺可选取肝经穴位以平肝潜阳, 如太冲穴;患者出生年干为丁, 属木运不及之年, 为“委和之纪”, 于该年作胎成长的人, 因肝气郁滞, 阴血亏虚, 燥乃大行, 针刺可选取疏肝气、养阴血的穴位, 如曲泉穴
 
1.2 火运年体质
患者出生年干为戊, 属火运太过之年, 为“赫曦之纪”, 此期火气亢盛, 炎暑流行, 易致机体体质偏于阳盛, 心阴损耗, 而见气足、面色红润, 针刺可选取心经穴位以清泻心火、补养心阴, 如少冲穴;患者出生年干为癸, 属火运不及之年, 为“伏明之纪”, 于该年作胎成长的人, 因心阳虚衰, 心气不足, 寒乃大行, 针刺可选取温心阳、补心气的穴位, 如神门穴
 
1.3 土运年体质
患者出生年干为甲, 属土运太过之年, 为“敦阜之纪”, 此期湿邪偏重, 雨湿流行, 应于脾脏, 易致运化失常、湿浊内生, 针刺可选取脾胃经穴位以补气健脾、化湿行滞, 如阴陵泉穴;患者出生年干为己, 属土运不及之年, 为“卑监之纪”, 于该年作胎成长的人, 因脾气虚弱, 运化失司, 不能为胃行其津液, 燥气偏胜, 针刺可选取脾胃经穴位以健脾润燥, 如大都穴。
 
1.4 金运年体质
患者出生年干为庚, 属金运太过之年, 为“坚成之纪”, 此期燥气流行, 肃杀太过, 易致肺燥而见皮肤毛发干枯, 形体偏瘦, 针刺可选取肺经穴位以生津润燥, 如少商穴;患者出生年干为乙, 属金运不及之年, 为“从革之纪”, 于该年作胎成长的人, 因木火刑金, 炎火乃行, 易致心火亢盛, 肺阴不足, 针刺可选取泻心火、补肺阴的穴位, 如少冲穴
 
1.5 水运年体质
患者出生年干为丙, 属水运太过之年, 为“流衍之纪”, 此期寒气流行, 真阳内闭, 易致肾阳虚衰, 心阳受损, 针刺可选取温补肾阳及心阳的穴位, 如关元穴;患者出生年干为辛, 属水运不及之年, 为“涸流之纪”, 于该年作胎成长的人, 因封藏失司, 水气不足, 易致肾阴亏虚, 气化失常, 针刺可选取滋肾水、补肾气的穴位, 如复溜穴[4]。
 
2. 从客气角度指导针灸治疗
2.1 太阳寒水
“太阳司天, 其化以寒”、“太阳在泉, 寒淫所胜”。太阳寒水之气所主之时, 寒气主之, 可取任脉之穴进行补泻从而调节寒水的盛衰, 如关元穴
 
2.2 少阳相火
“少阳司天, 其化以火”、“少阳在泉, 火淫所胜”。少阳相火之气所主之时, 相火主之, 可取手少阴心经之穴进行补泻从而调节相火的盛衰, 如少冲穴
 
2.3 阳明燥金
“阳明司天, 其化以燥”、“阳明在泉, 燥淫所胜”。阳明燥金之气所主之时, 燥气主之, 可取手太阴肺经之穴进行补泻从而调节燥金的盛衰, 如少商穴
 
2.4 太阴湿土
“太阴司天, 其化以湿”、“太阴在泉, 草乃早荣, 湿淫所胜”。太阴湿土之气所主之时, 湿气主之, 可取足太阴脾经之穴进行补泻从而调节湿土的盛衰, 如阴陵泉。
 
2.5 少阴君火
“少阴司天, 其化以热”、“少阴在泉, 热淫所胜”。少阴君火之气所主之时, 热气主之, 可取手少阴心经之穴进行补泻从而调节君火的盛衰, 如少冲穴
 
2.6 厥阴风木
“厥阴司天, 其化以风”、“厥阴在泉, 风淫所胜”。厥阴风木之气所主之时, 风气主之, 可取足厥阴肝经之穴进行补泻从而调节风木的盛衰, 如太冲穴[6]。
 
五运六气学说指导针灸治疗的临床案例
患者某, 女, 22岁, 1992年出生, 2014年10月30日首诊。主诉:月经先后不定期半年余。病史:患者半年前开始出现月经周期先后不定, 经期2~4天, 量少, 色暗红, 有血块, 无痛经, 偶有经间期出血、阴痒, 伴见情绪急躁, 咳嗽, 眠差, 入睡困难。舌暗红, 苔薄黄, 脉细滑。末次月经:2014年9月23日, 量色质同前, 现仍未至。外院B超示多囊卵巢, 性激素:LH:17.1mIU/mL, FSH:3.91mIU/mL, LH/FSH:4.38。西医诊断:多囊卵巢综合征。中医诊断:月经先后不定期;经间期出血;月经量少;证型:脾肾两虚, 痰瘀阻滞。治法:健脾补肾, 活血化瘀兼清火热之法。腹部组取穴:天枢、气海、关元、中极、归来、内关、少商、太溪、足三里三阴交、太冲, 留针30min, TDP灯照腹部。中药辨证处方。2014年11月6日二诊诉无咳嗽, 睡眠较前好转, 背部组取穴:百会、肝俞、脾俞、肾俞、内关、太溪、足三里、阴陵泉、三阴交, 留针30min, TDP灯照腰部。腹部、背部组穴位交替针灸, 共治疗8次月经正常来潮。后随访半年, 月经准时, 查性激素恢复正常, 睡眠亦明显改善。
 
按:多囊卵巢综合征的发病归咎于“肾-天癸-冲任-胞宫轴”功能失调, 肾、肝、脾三脏功能失调为内因, 痰湿、瘀血等病理产物侵袭为外因, 二者互为因果, 作用于机体。根据五运六气学说, 患者生于1992壬申年, 壬为木运, 年干属阳为太过, 地支申为少阳相火司天, 厥阴风木在泉, 属同天符年, 五运六气同属而同其所化, 有相助作用则气转甚, 反为病。其年作胎成长之人, 风气偏盛, 疏泄失常, 而致肝气偏盛, 故见情绪急躁, 针刺时选取肝俞、太冲以平肝潜阳。患者发病于2014甲午年, 甲乙化土, 甲为阳干, 故为土运太过之年, 湿化偏重, 雨湿流行, 同气相求, 应于脾脏, 则脾脏运化失常。加之患者出生之年肝木克所胜之脾土, 致先天脾气不足, 因此易出现痰饮水湿为病的特点。《素问·太阴阳明论篇》云:“伤于湿者, 下先受之”, 妇女则见经带之病。湿性趋下, 易袭阴位, 可见阴痒。故针刺选取天枢、脾俞、足三里、阴陵泉补气健脾、化湿行滞。月经正常来潮的生理基础是肾与冲任之气充足, 但患者出生及发病之年的运气特点皆致其脾脏受损, 气血生化乏源, 无法滋养肾气、充养冲任而致肾气虚弱、冲任亏虚, 则月经不能按时来潮, 故针刺选取肾俞、太溪、三阴交补益肾气, 气海、关元、中极、归来调补冲任, 使胞宫血海能够按时盈满而溢。发病之年六气特点为少阴君火司天, 阳明燥金在泉, 10月30日处甲午年五之气阶段, 主气阳明在泉, 燥淫所胜, 客气少阳相火。《黄帝内经》云:“子午之岁, 五之气, 其病温”。故其时运气病机为热邪偏胜, 加之患者体质偏于阳盛, 热灼血瘀则见月经色暗红之症, 痰火扰心则见咳嗽, 眠差, 故针刺取血海活血化瘀, 百会、内关、少商清热泻火、滋阴安神。治疗八次则见月经周期准, 诸症悉除。
 
小结
“人禀天地之气生”, 体质的重要影响因素是胎孕期天地之气禀赋, 结合患者发病时期的运气所致脏腑盛衰, 将五运六气理论与体质医学结合, 形成完整的运气-体质-脏腑-针灸的临证思维体系, 在脏腑经络理论的基础上对患者进行针灸治疗, 疗效显著。以此形成的基于五运六气理论治疗临床疾病的针灸临证思维, 为疾病防治提供了新的策略, 有非常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 可为广大临床医生提供现实指导意义, 同时也是运气学说在当代的学术传承与创新, 将极大的丰富现代运气学的内容。
 
参考文献
[1]苏颖.中医运气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09:1
[2]杨威, 王国为, 冯茗渲.五运六气治则治法研究.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2017, 23 (8) :1037-1039
[3]李兴培.蒲辅周老大夫学术思想初学探讨.中医杂志, 1980, 13 (9) 13-16
[4]崔翔, 刘建民, 齐凤军, 等.五运六气学说在针灸治未病中的价值及应用探讨.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6, 31 (5) :1797-1800
[5]张登本, 张景明, 陈震霖.运气理论六十年研究述评.山西中医学院学报, 2011, 12 (2) :2-10
[6]李春源.运气学说如何结合子午、八法流注针法的理论研究.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 2009
 
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郑淑珍 邹小秋 张嘉璧 李月梅 罗巧 谢斯婷
Tag标签: 针灸(91)
搜索穴位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