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儿科>少儿保健>正文

针刺联合运动疗法在小儿脑性瘫痪康复治疗中的应用

脑性瘫痪是指机体持续存在的中枢性运动和姿势发育障碍、活动受限症候群, 由于发育中的胎儿或婴幼儿脑部非进行性损伤所致[1]。该病不仅会影响小儿正常生长发育, 也会对其家庭及社会带来较大的经济负担, 因此应及时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干预。笔者对43例脑性瘫痪患儿采用针刺联合运动疗法干预开展研究, 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选取山西省儿童医院于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收治的86例脑性瘫痪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常规组和联合组, 每组43例。联合组男23例, 女20例;年龄2~12个月, 平均 (7.3±0.4) 个月;病程1~6个月, 平均 (3.3±0.2) 个月。常规组男24例, 女19例;年龄2~12个月, 平均 (7.2±0.3) 个月;病程1~6个月, 平均 (3.3±0.3) 个月。两组患者基线资料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
 
1.2 纳入标准
符合《中医儿科常见病诊疗指南》[2]中脑性瘫痪的诊断标准, 即病变部位集中在脑部, 症状在婴儿期间出现, 引起脑性瘫痪的脑损伤为非进行性, 部分患儿由脑发育缺陷引起。临床表现为肌张力和姿势异常、运动发育落后及障碍、神经反射检测异常等, 部分患儿合并智力障碍、癫痫、感知觉障碍、交流障碍及行为异常等。患儿家属自愿参与本研究, 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3 排除标准
合并严重脏器受损者;抵触或抗拒研究开展者;合并严重肢体残缺者;合并精神认知功能障碍者;参与其他相关研究者。
 
2 治疗方法
2.1 常规组
采用运动疗法。以康复治疗师作为主导, 实施Vojta法, 利用楔形板、手支撑、四点位支撑、反射性腹爬及翻身、立位支撑训练、四爬模式训练等为主要诱导方式, 患儿膝、肘、踝等部位作为主动诱发部位, 头部及肩峰作为辅助诱发部位, 诱导工作在20~30 min完成。同时对患儿四肢协调性进行观察, 指导其进行躯干移动运动, 包括抬头、翻身、坐、爬及走等, 可每日指导1次, 运动量根据患儿自身情况决定。15 d为1个周期, 休息2 d开展下一个疗程。连续治疗6个月。
 
2.2 联合组
采用针刺联合运动疗法干预。具体内容如下:患儿头部主要取穴包括顶中线、顶旁线、顶颞前斜线、枕上正中线、枕下旁线等, 以轻柔手法施针;采用直径0.35 mm×40 mm毫针, 采用捻转法, 频率90~180次/min, 每5 min捻针1次, 留针15 min;身体部位取翳风、风池、百会、四神聪、脾俞、神门、绝骨、太溪, 垂直进针, 连续施针10次, 休息15 d。针刺3次为1个疗程。连续治疗6个月。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观察治疗总有效率, 记录患者治疗后生活活动能力、运动功能评分及神经功能缺损评分。
 
3.2 疗效评定标准
①临床疗效。显效:患儿治疗后, 临床表现及体征均得到有效改善, 运动协调功能、肌力及关节活动度均恢复正常;有效:患儿治疗后, 临床表现及体征有所改善, 运动协调性、肌力及关节活动度均有好转;无效:患儿治疗后, 运动功能无好转, 甚至存在加重迹象。总有效率=显效率+有效率。②生活活动能力采用Peabody运动功能评分进行评定。0~3分, 包括物品推出原来位置、推到桌上、推出板子外, 起笔无法写出可辨认的字等。0分为活动不能完成;1分为只能完成一部分活动;2分为能够完成动作, 但动作较慢;3分为能够正常完成活动;分值越高表明运动功能越好。③运动功能评分以FugI-Meyer评分法评定, 分值100分, 分值越高表明运动功能越好, 反之越差。④神经功能缺损评分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卒中量表评分 (NIHSS) 为评定标准, 总分100分, 分值越小表明神经功能缺损越小, 反之越大。
 
3.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1.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例 (%) ]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3.4 结果
(1) 临床疗效比较
联合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常规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χ2=9.062, P=0.003<0.05) 。见表1。
 
表1 两组脑性瘫痪患儿临床疗效比较[例 (%) ]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
 
联合组 43 35 (81.39) 7 (16.28) 1 (2.33) 42 (97.67) ▲
 
常规组 43 24 (55.81) 7 (16.28) 12 (27.91) 31 (72.09)
注:与常规组比较, ▲P<0.05
 
(2) 生活活动能力、运动功能评分、神经功能缺损评分变化比较
治疗后, 联合组生活活动能力、运动功能评分高于常规组, 神经功能缺损评分低于常规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2 两组脑性瘫痪患儿生活活动能力、运动功能评分、神经功能缺损评分变化对比 (分, x¯¯±s)x¯±s)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生活活动能力 运动功能评分 神经功能缺损评分
联合组 43 2.56±0.26▲ 74.16±1.25▲ 19.26±1.05▲
 
常规组 43 1.66±0.42 53.62±1.44 30.22±1.10
 
t值 11.948 70.634 47.261
 
P值 0.000 0.000 0.000
注:与常规组比较, ▲P<0.05
 
4 讨论
小儿脑性瘫痪属于临床常见的中枢神经障碍综合征, 患儿多伴随不同程度智力缺陷、行为异常、癫痫等症状, 对其健康及生长发育造成严重威胁[3]。以往临床针对脑性瘫痪患儿多采用运动疗法干预, 通过围绕患儿运动状态, 利用感觉刺激及相关训练开展治疗, 并借助长时间持续性干预改善患儿的运动功能[4]。虽然能够取得较好效果, 但由于治疗周期较长, 无法满足临床对治疗效果的满意需求。因此, 有必要在其基础上联合其他措施干预, 以缩短治疗时间, 提高临床干预效果。
 
针刺是中医临床主要的治疗措施之一, 采用针刺刺激患儿头皮相应部位可改善其病情。在具体治疗过程中, 取患者翳风、风池、百会、四神聪、脾俞、神门、绝骨、太溪等穴位, 通过针刺上述穴位可取得寒补热泄、壮阳益气、通达阴阳脉络、滋阴益肾、壮阳强腰等效果。由于以往临床对中医治疗的认知并不明确, 仅采用国际流行的运动疗法干预, 极大程度上限制了临床治疗效果的提升。中医认为, 脑瘫患者病灶在脑, 运动联合针刺刺激相应区域穴位能够改善脑部供血, 并促使细胞功能代谢, 以确保其生存状态。翳风穴为手少阳三焦经常用的腧穴之一, 针刺可产生寒补热泄的效果;风池穴又称热府穴, 有壮阳益气之效;百会穴可通达阴阳脉络, 连贯周身经穴;四神聪穴位于百会穴前后左右各1寸处, 可用于治疗精神病、小儿多动症、血管性痴呆、大脑发育不全等疾病;针刺脾俞穴可用于治疗腹泻、呕吐、痢疾等疾病, 但针刺深度有严格要求, 过深则会对肝脏造成损伤;针刺及按摩神门穴效果同翳风穴相似, 均为寒则通之或补之灸之, 热则泄之;绝骨穴位于小腿外侧, 可治疗半身不遂、颈项强痛、胸胁胀痛、下肢痿痹、咽喉肿痛等症状;太溪穴是足少阴原穴, 针刺具有滋阴益肾、壮阳强腰的功效。临床针对上述穴位实施针刺治疗, 不仅能够改善患儿脑部供血, 提高脑局部组织的代谢能力, 能够充分刺激机体免疫能力, 提高临床效果[5,6,7]。本研究结果显示, 联合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常规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经联合干预后, 联合组患儿运动功能均得到有效恢复, 神经功能缺损评分明显降低。在本研究中, 部分患儿家属对于西医存在依赖性, 过于信赖药物对疾病的治疗效果, 导致治疗过程中无法接受针刺治疗, 经护理人员开展健康宣教工作, 消除其疑虑;治疗后, 患儿病情及综合情况均得到有效改善, 证实采用针刺联合运动疗法干预效果显著。
 
综上所述, 在小儿脑性瘫痪康复治疗中采用针刺联合运动疗法干预效果显著, 具有临床推广价值。
 
参考文献
[1]李高峰, 丛燕, 周大伟, 等.全身振动刺激在脑性瘫痪患者临床康复中的应用[J].中华物理医学与康复杂志, 2016, 38 (5) :397-400.
[2]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儿科常见病诊疗指南[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2.
[3]屈剑锋, 肖卫民.以中枢神经系统受损为首发表现的干燥综合征临床分析[J].广东医学, 2016, 37 (24) :3696-3698.
[4]陈南萍, 马久力, 钟勤, 等.针刀微创结合康复训练治疗痉挛型小儿脑性瘫痪下肢关节畸形疗效观察[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 2016, 31 (1) :60-63.
[5]范建华, 潘小霞, 陈明明, 等.针刺治疗小儿脑性瘫痪的临床随机对照试验文献质量评价[J].针灸临床杂志, 2016, 32 (2) :76-79.
[6]乔丽, 张耀.针刺治疗抑郁症机理及临床选穴探讨[J].中医外治杂志, 2017, 26 (1) :55-57.
[7] 张志荣.小儿脑性瘫痪流涎症应用针灸按摩康复治疗干预的价值分析[J].医药前沿, 2017, 7 (3) :312-313.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张曦 王振芳

上一篇:音乐疗法联合感觉统合训练对脑性瘫痪患儿智力及肢体功能的影响

下一篇:运用湘西刘氏小儿推拿治疗小儿鹅口疮验案1例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