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穴位图(RenTiXueWei.com),专注中医人体穴位经络养生疗法!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疾病防治】:| 内科 | 外科 | 妇产 | 男性 | 儿科 | 骨伤 | 呼吸 | 肠胃 | 肛肠 | 神经 | 心脏 | 肝胆 | 泌尿 | 五官 | 皮肤 | 美容 | 心脑血管 | 保健养生 |

产后尿潴留 穴位针刺配合艾灸

时间:2019-06-06 11:33 来源:RenTiXueWei.com 作者:人体穴位图

针刺配合艾灸不同穴位治疗产后尿潴留的临床观察
 
女性在产后6~8 h膀胱中有尿但是不能自行排出或排尿不畅, 膀胱内残余尿量超过100 mL被称为产后尿潴留[1,2]。在临床上尿潴留是常见且多发的一种并发症, 其发生可引发产后出血、子宫收缩功能异常等症状, 另外也影响乳汁的分泌, 不利于产后康复[3,4]。本研究对针刺配合艾灸不同穴位治疗产后尿潴留的临床效果展开分析讨论, 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7年6月至2018年1月广州市花都区妇幼保健院收治的50例产后尿潴留患者, 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A组与B组, 每组25例。A组年龄22~34岁, 平均 (28.0±4.2) 岁;剖宫产10例, 自然分娩15例;经产妇15例, 初产妇10例。B组年龄22~35岁, 平均 (28.5±4.4) 岁;剖宫产9例, 自然分娩16例;经产妇12例, 初产妇13例。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1.2 纳入标准
符合《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中的相关诊断标准[5];患者及其家属对本研究知情同意。
 
1.3 排除标准
疼痛耐受度极差的患者;患有精神类疾病的患者。
 
2 治疗方法
2.1 A组
采取直刺双侧阴陵泉并配以相应穴位治疗。直刺双侧阴陵泉, 取双侧归来、关元、双侧水道、中极平刺并加电针 (0.15 mm×70 mm毫针, 长城牌KWD-8081型电针仪) , 以疏密波刺激, 频率为30 Hz, 以患者的耐受度为准, 时间20 min;同时取关元、双侧足三里实施艾条灸, 时间20 min。治疗结束之后指导患者排尿。
 
2.2 B组
采取直刺双侧膀胱俞并配以相应穴位治疗。直刺双侧膀胱俞, 秩边、水道透刺, 得气后出针;中极予斜刺, 针尖朝下;双侧三阴交直刺, 留针20 min;同时取关元实施艾条灸, 时间20 min;三阴交间隔5 min针刺1次。治疗结束之后指导患者排尿。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膀胱残存尿量;根据视觉模拟评分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后疼痛度[6]。在纸上画一条横线, 以0代表没有疼痛, 10代表剧烈疼痛, 患者根据自己的感受圈出代表疼痛的数字, 分数越高说明患者疼痛感越强烈。
 
3.2 疗效评定标准
有效:患者可自主排尿, 排尿功能良好, 且排尿次数恢复正常, 膀胱残余尿量低于10 mL;进步:患者可自主排尿, 排尿功能有所改善, 且排尿次数有所增加, 膀胱残余尿量在10 mL以上;无效:患者仍不能自主排尿, 排尿需要依靠导尿管等[7]。
 
3.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软件分析数据, 计数资料以[例 (%) ]表示, 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x¯±s)表示, 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3.4 结果
(1) 膀胱残存尿量比较
治疗前, 两组患者膀胱残存尿量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治疗后, A组患者膀胱残存尿量少于B组 (P<0.05) 。见表1。
 
表1 两组产后尿潴留患者治疗前后膀胱残存尿量比较(mL,x¯¯±s)(mL,x¯±s)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治疗前 治疗后
A组 25 263.5±22.4 5.2±0.9△▲
B组 25 261.2±21.7 9.3±1.6△
注:与本组治疗前比较, △P<0.05;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 ▲P<0.05
 
(2) 疼痛度评分比较
A组患者疼痛度评分为 (2.3±0.3) 分, B组为 (5.1±0.8) 分, A组患者疼痛度评分低于B组 (P<0.05) 。
 
(3) 治疗效果比较
治疗后A组患者治疗总有效率为84.0%, B组患者治疗总有效率为92.0%, 两组疗效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2 两组产后尿潴留患者治疗效果比较[例 (%) ]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有效 进步 无效 总有效
A组 25 10 (40.0) 11 (44.0) 4 (16.0) 21 (84.0)
B组 25 16 (64.0) 7 (28.0) 2 (8.0) 23 (92.0)
 
4 讨论
产后尿潴留患者因反复导尿、会阴侧切等影响因素加重了其不良心理情绪, 患者有尿感但不能排出或排尿时间增加均极易引发尿路感染、大出血等风险[8]。西医治疗产后尿潴留以诱导排尿、应用胆碱类药物、热敷小腹等为主, 然而产后患者身体素质较差, 因此疗效并不明显, 且增加了尿路感染率[9,10]。
 
本研究证实, 两种治疗方式效果均较为理想, 但A组患者膀胱尿残存量及疼痛度均低于B组 (P<0.05) 。中医认为, 产后尿潴留属于“癃闭”范畴, 主要是因为膀胱受到阻滞, 导致小便不通, 再加上产后女性身体较差, 肾、肺等器官极易受损, 同时产后情志抑郁, 气机失调, 导致膀胱气化无力, 从而加重小便不通的症状[11]。中医治疗产后尿潴留的方法有推拿、针灸等。艾灸通过经络传导调节脏腑功能, 采用针刺结合艾灸治疗产后尿潴留的效果更为显著[12]。本研究中, A组患者取双侧阴陵泉直刺, 双侧归来、关元、双侧水道、中极平刺加电针, 同时取关元、双侧足三里实施艾条灸。阴陵泉属于足太阴脾经合穴, 具有健脾祛湿利水的作用;关元接近膀胱, 属于任脉与足三阴经交会穴, 具有补肾利尿、化膀胱之气的作用;中极为膀胱经气结聚处, 具有补肾利尿、通利水道的作用;水道接近膀胱, 具有化膀胱之气、利水渗湿的作用。诸穴相伍, 具有调节三焦、促进气化、补气补血的作用, 结合艾灸调节经络脏腑, 振奋阳气, 增强膀胱的作用, 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B组患者取双侧膀胱俞穴直刺, 透刺秩边、水道方向, 斜刺中极, 直刺双侧三阴交, 同时于关元实施艾灸。膀胱俞属于足太阳膀胱经, 具有利膀胱、通小便的作用;三阴交属于三阴经交会穴, 具有健脾化湿、湿化膀胱的作用。
 
经现代研究证实, 针刺对膀胱功能的影响较大, 能收缩膀胱[13]。三阴交的局部皮肤及深层神经分布属T4、T5、S1神经节段支配, 刺之可通过反射弧激发腰骶部排尿中枢, 使膀胱逼尿肌收缩, 膀胱内压上升, 兴奋盆腔副交感神经, 从而产生尿感, 引起反射性排尿。针刺阴陵泉具有调节膀胱张力的作用。应用电针 (疏密度) 刺激, 更利于恢复神经支配功能, 促进代谢及气血循环, 改善组织营养, 加强信号的传递, 兴奋受麻痹的神经纤维, 调节膀胱括约肌的舒缩功能及膀胱平滑肌张力, 改善排尿功能障碍。艾灸可兴奋盆丛神经, 收缩膀胱逼尿肌, 使膀胱内压上升, 内括约肌松弛, 促使残留的尿液排出[14]。
 
综上所述, 针刺配合艾条灸治疗产后尿潴留的效果较佳, 平刺加电针关元、双侧归来、中极、双侧水道配合艾条灸双侧足三里及关元的效果更好, 可降低膀胱残存尿量, 并缓解患者的疼痛感, 在治疗产后尿潴留患者中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陈亚
Tag标签:
搜索穴位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relat_article.htm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联系方式
人体穴位图 湘ICP备09003292号 湘公网安备 43042602000101号 邮箱:stanak@163.com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