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疗法>针灸>正文

赖新生教授“通元针法”治疗面肌痉挛临床经验

面肌痉挛 (Hemifacial spasm, HFS) 是一种无痛性、间歇性、不自主、无规律的同侧面神经所支配范围内的肌肉强直或阵挛发作, 发病早期多为眼轮匝肌间歇性抽搐, 后逐渐扩散至一侧面部其他肌肉, 紧张、激动时抽搐加剧, 平静、入睡后停止, 两侧面肌均有抽搐者少见[1]。《面肌痉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2]对HFS的诊断主要依赖于特征性的临床表现。对于缺乏特征性临床表现的病人需要借助辅助检查予以明确, 包括电生理检查、影像学检查、卡马西平治疗试验。HFS虽为非致死性疾病, 但长期的面肌抽搐, 影响患者个人的外在形象及信心的建立, 干扰患者的人际交往, 给患者工作和生活带来障碍。此病在脑病科、神经内科、针灸科等都较为常见。
 
赖新生教授是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 主任医师, 全国名老中医,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是老一辈针灸学家靳瑞教授学术经验继承人, 在学习司徒铃、靳瑞教授学术精髓及从事中医针灸临床、科研、教学工作40余年的基础上创新发展, 创立了“通督养神, 引气归元”法, 简称“通元针法”, 该针法辨证求因、审因论治, 以任督二脉为总纲, 以调节阴阳为大法, 形成了以治神、调神、养神、引导元气回归本位的一套取穴精简、疗效确切、适应症广泛的针法。笔者在师承赖新生教授学习、临床观察“通元针法”治疗面肌痉挛案例中感悟良多。
 
1 中医学对HFS的认识
面肌痉挛根据症状, 应当属于中医“瘈疭”“筋惕肉瞤”“眼睑瞤动”“胞轮振跳”“面风”和“目瞤”等范畴。《千金翼方》载:“夫眼瞤动, 口偏僻, 舌不转者, 灸口吻边横纹赤白际逐左右”及《张氏医通·瘛疭》记载:“瘛者, 筋脉拘急也, 疭者, 筋脉弛纵也, 俗谓之抽”。本病由于阴血亏虚、面部肌肉失去濡养造成血虚风动;或由素体痰盛, 兼感受外风或内风, 风痰相搏, 络脉失约而动;或由肝气不疏, 气郁化火, 火盛风动而致病, 直接表现为局部气血失和, 筋脉失养而发[3]。中医认为其基本病机为外邪阻滞、壅遏筋脉或虚风内动。
 
《素问·生气通天论》中记载:“阴平阳秘, 精神乃治”。赖新生教授遵从古训, 认为人生疾病种类虽多, 病因各有差异, 但究其基本病机无非是阴阳失衡所致。根据经络辨证, 认为本病的发生与胃经及膀胱经相关, 《灵枢·经脉》记载:“胃足阳明之脉, 起于鼻, 交頞中, 旁约太阳之脉, 下循鼻外, 入上齿中, 还出夹口, 环唇, 下交承浆, 却循颐后下廉, 出大迎, 循颊车, 上耳前, 过客主人, 循发际, 至额颅”, “膀胱足太阳之脉, 起于目内眦, 上额, 交颠”。而面肌痉挛疾病的发病部位与胃经、膀胱经在面部的循行部位相称, 故其病在胃经及膀胱经。根据脏腑辨证, 认为面肌痉挛病位在肝、脾及任脉, 并与心、脑的功能密切相关。肝藏血, 在体为筋, 主疏泄、情志;脾统血, 在体为肌肉, 脾为后天之本, 气血生化之源, 气机畅, 情志和, 脾胃行其功能, 则筋脉肌肉得以濡养。赖教授认为[4], 针灸之要在于调神, 调神之机在于通元, 故创立“通督养神, 引气归元”针法, 简称“通元针法”, 该法以督脉穴位 (印堂、百会、前顶、后顶等) 及五脏背俞穴 (心俞、膈俞、肝俞、肾俞等) 通督养神, 腹部穴位 (中脘、天枢、关元、气海、中极等) 引气归元。
 
2 通元针法的应用
面肌痉挛以一侧面部肌肉不自主抽动为特点, 常在情绪波动、紧张、失眠时加重, 故赖教授认为HFS属于情志疾病的范畴。面肌痉挛不仅影响患者生活, 还可导致焦虑、烦躁等消极情绪, 同时这些负面情绪又可反过来加重面肌抽动症状, 故面肌痉挛当从“神”论治, 正如《灵枢·本神》曰:“凡刺之法, 必先本于神”。其一, 面肌痉挛受情志影响而加重, 当通督养神以使神志内守, 穴取印堂、前顶、百会、心俞、胆俞和肝俞等;其二, 面肌不自主抽动日久, 生活自尊心与自信心受损, 且他人常带来异样眼光, 出现内心抑郁、焦虑等消极情绪, 当调心安神以畅情志, 穴取内关和神门等。同时予“引气归元”, 穴位取中脘、关元及气海等, 使气归其元, 神归其位, 阴平阳秘。
 
2.1 通督养神
督脉, 总督诸阳, 为“阳脉之海”;且“脑为元神之府”“头为诸阳之会”, 与神志活动密切相关;同时督脉及其络脉与足太阳膀胱经有同行者及相通者, 脏腑功能活动通过背部腧穴经督脉经气的支配, 对脏腑功能活动发挥调节作用。故治疗面肌痉挛首取百会、印堂、前顶、后顶、心俞、膈俞、脾俞、肾俞、胆俞和肝俞等头部、督脉及背俞穴穴位通督入脑以养神、醒神、调神、治神, 神得养、神得安则百病除、抽动自止。同时心主血脉, 脾主统血、为气血生化之源, 肝藏血, 膈俞为“血会”, 且“治风先治血, 血行风自灭”, 故取心俞、脾俞、膈俞和肝俞可行气活血以濡养面部经筋。赖教授刺法:百会、前顶、后顶进针方向可根据体位朝前、朝后, 取0.3 mm×25 mm针, 平刺进针, 针体进入帽状腱膜下, 行快速捻转法, 得气为度;印堂, 取0.3 mm×25 mm针, 提捏进针, 从上至下平刺进针, 可根据面肌抽动部位透刺攒竹、鱼腰, 可行捻转手法, 得气为度;心俞、膈俞取0.3 mm×25 mm针, 其余背腧穴可选取0.3 mm×40 mm针, “正指直刺, 无针左右, 神在秋毫”, 直刺25~40 mm, 可捻转提插, 得气为度。研究发现[5]HFS患者焦虑抑郁状态发病率明显高于健康对照者, 焦虑、抑郁则气机失调, 气血运行不畅, 元神失守, 故而加重面肌痉挛症状, 运用通督养神针法则阳气盛、气血和、神内收。
 
2.2 引气归元
赖教授认为经络之气阴阳相应、脏腑腹背气相交贯, 疏通经络必须调气, 调气关键在于引气归元, 背俞所治为阳病, 腹募所治为阴病[6], 阴平阳秘则需要通督养神、引气归元共同作用。面肌痉挛以白天及精神紧张、压力增大时明显, 而夜晚入睡时缓解, 夜晚正是元气内守之时, 张景岳曰:“动极者镇之以静”, 故面对面肌痉挛的“动”, 则需要“静”以制, 以归其元。赖教授认为经络治病的正气源于脑部的元神之气和脐下肾间动气, 而无论是脑部的元神之气还是人身各部的元气, 均必须守位濡养、潜藏归元, 精神内守, 方可推动脏腑功能活动[7]。《难经·六十六难》言:“脐下肾间动气者, 人之生命也, 十二经之根本也, 名曰原”。故面对面肌痉挛, 引气归元以任脉、胃经、脾经、肝经及腹部相关募穴为主穴调气机、固本原。赖教授刺法:中脘、天枢、气海、关元取0.3 mm×40 mm针, 直刺进针25~40 mm, 行提插捻转补法手法, 得气为度。
 
2.3 近部取穴
面肌痉挛表现为一侧或双侧面部肌肉 (眼轮匝肌、表情肌和口轮匝肌) 反复发作的阵发性、不自主的抽搐, 故取局部穴位针刺以行气活血通络、濡养筋脉;以眼睑为主的抽动, 可取攒竹、鱼腰、阳白、太阳和四白;以眼角、颧部为主的, 可取角孙、颧髎和下关;以口角为主的, 可取地仓、颊车;对于病情加重, 累及视物、听力的可加予睛明、听宫等。刺法以浅刺为主, 平补平泻。
 
2.4 辨证配穴
赖教授认为面肌痉挛辨证可分为外邪、内风和血瘀等, 《灵枢·经筋》记载:“颊筋有寒, 则急引颊移口”, 说明寒邪可引起面部肌肉抽动, 治疗上赖教授加予火针浅刺局部或者腹部、背部行温针灸以温经散寒、活血;《圣济总录》云:“论曰肌肉瞤动, 名曰微风, 盖邪搏分肉, 卫气不通, 阳气内鼓, 故肌肉瞤动, 然风之入脉, 善行数变, 亦为口眼瞤动偏涡之病也”, 风邪 (内风、外风) 为患, 可加予针刺风池、曲池、外关和合谷等, 以泻法为主, 同时配合太溪、足三里等以补虚;血瘀则局部气血运行不畅, 筋脉不得濡养则肌肉跳动, 可加予膈俞、血海等行气活血。肝在体合筋, 主情志;脾在体合肉, 治疗面肌痉挛可多选取肝脾两经穴位以舒筋、畅达气机。同时面肌痉挛抽动部位多位于足阳明胃经循行部位, 故在取穴上多选取相应穴位, 如足三里、丰隆等可健脾化痰。
 
3 验案举例
谭某某, 男, 54岁, 因“右侧面部抽动半年, 加重1个月”于2017年10月22日来我院针灸门诊就诊。患者半年前无诱因下出现右侧下眼睑抽动, 后逐渐累及上眼睑、颧部, 至当地医院, 予口服卡马西平、营养神经药物及针灸治疗, 症状未见明显改善, 遂至我院门诊。症见:右侧面部抽动, 下眼睑、颧部明显, 精神紧张、眠差时明显加重, 偶有耳鸣, 纳可, 眠一般, 二便调, 舌暗, 苔薄白, 脉弦。颅脑MR提示未见明显异常。西医诊断:面肌痉挛。中医诊断:面风, 证属血瘀证。治以通督养身、引气归元、活血化瘀。西医治疗继续予卡马西平及营养神经药物。针刺百会、印堂、风池、阳白、太阳、四白、听宫、中脘、天枢、关元、气海、血海、足三里、合谷、太冲、心俞、膈俞及肝俞等, 以上穴位隔天1次, 每次留针30 min。二诊后患者诉症状明显缓解, 抽动频率、幅度下降。继续治疗1月后, 患者症状基本缓解, 无复诊。
 
按语:本例患者右侧面部抽动, 考虑系心神不安、神不内守、气血失和所致, 气血不和、血液运行不畅致血瘀不能濡养经脉, 神不安则精神紧张时面部抽动加重。赖教授采用“通督养神、引气归元”法, 通过辨证选穴、局部选穴、循经选穴取得很好的临床疗效, 选用百会、印堂等以调神、养神, 中脘、气海和关元等以固元, 血海、膈俞等以活血, 配合局部四白、阳白等舒筋活络。本病为临床难治之症, 赖教授认为治疗不应拘泥于某种单一的疗法, 而应配合拔罐、耳针等多种疗法, 以期提高疗效, 尽早解决患者疾病之苦。
 
4 讨论
HFS发病机制尚不明确, 目前主要存在两种假说[8]:“短路假说”或称“周围学说”及“点燃假说”或称“中枢学说”, 即责任血管对神经的两种不同影响。目前西医治疗包括药物治疗、注射肉毒素、手术 (微血管减压) 。药物治疗包括抗惊厥药, 如卡马西平、氯硝西泮、加巴喷丁, 以及其他药物如巴氯芬、抗胆碱药和氟哌啶醇[9], 但药物治疗不一定有效, 同时有相应的副作用, 如肝肾功能损害、白细胞减少等;注射肉毒素是指在局部面部肌肉注射肉毒素, 引起肌肉可逆性松弛性麻痹, 但其费用较贵, 疗效持续时间短, 同时可能引起面瘫、复视及眼睑下垂等症状;手术是指面神经责任血管减压术, 但其为侵入性操作, 有可能引起听力下降、面瘫、症状复发及相应的手术并发症。由此可见, 探索起效快、疗效稳定、简便效廉且安全的疗法, 成为当前医学工作者面临的一大难题。
 
古代文献记载针灸治疗面肌痉挛多能取效, 近代无数随机对照实验证实针灸确能显效。据文献报道[10], 针灸治疗面肌痉挛病程在大于6个月的有效率为63.6%, 而病程在6个月以内的有效率为89.5%。赖教授从面肌痉挛与神志、情志互相影响的关系中, 悟出“通督养神、引气归元”以平衡阴阳乃是关键。它体现在不仅可以促进局部气血运行, 恢复筋脉濡养功能, 同时可以通过调神、养神、安神、固元以达到情志和、神安的内在调和系统, 自主恢复其功能。它与普通针刺最大的不同在于更加注重“调神”“安神”“养神”的作用, 赖新生教授遵从古人“治病先调神”的理念, 神安则精神内守。正如赖教授早年提出的经穴脑相关学说[11]认为, 人体作为生物体, 针刺的干预作用必须经过大脑中枢的调整作用, 再作用于脏腑器官等靶器官。赖教授强调, 针灸之前先使患者全身放松, 消除对针灸的恐惧心理, 做到术者与患者两神合一, 神不定则气无所归, 神定则气至病所。针后嘱病人放松心情, 保持心态稳定。
 
参考文献
[1] Kim HR, Rhee DJ, Kong DS, et al. Prognostic factors of hemifacial spasm after microvascular decompression[J]. J Korean Neurosurg Soc, 2009, 45 (6) :336-340.
[2]上海交通大学颅神经疾病诊治中心.面肌痉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J].中国微侵袭神经外科杂志, 2014, 19 (11) :528
[3]霍则军, 郭佳.针刺治疗早期面肌痉挛45例[J].中国针灸, 2007, 27 (8) :631.
[4]赵娟, 王继红.赖新生针灸通元疗法基本理论观探微[J].辽宁中医杂志, 2016, 43 (10) :2068-2070.
[5]朱浩然, 张宁, 李馨歆, 等.原发性面肌痉挛患者病情与心理状态的相关性分析[J].国际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杂志, 2016, 43 (5) :418-421.
[6]李月梅, 孟珍珍, 王冉冉.赖新生教授通元针法治疗不孕不育经验[J].中国针灸, 2015, 35 (3) :283-286.
[7]王继红, 李月梅, 黎崖冰, 等.赖新生通元针法临床应用探析[J].中医杂志, 2015, 56 (1) :17-19.
[8]焦伟, 仲骏.面肌痉挛的病因及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国际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杂志, 2012, 39 (1) :62-65.
[9]彭彬, 张申起, 董红娟, 等.面肌痉挛的过去、今天和明天[J].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 2017, 12 (4) :346-349.
[10]张丽丽, 赵磊, 白颖.不同疗法治疗面肌痉挛疗效对比观察[J].中国针灸, 2017, 37 (1) :35-38.
[11]赖新生, 黄泳.经穴——脑相关假说指导下经穴特异性、针刺得气、配伍规律脑功能界定[J].中国针灸, 2007, 27 (10) :777-780
 
来源:针灸临床杂志 作者:郭裕霞 李月梅 郑淑珍 罗蛟龙 周晨 黎翠

上一篇:屈指肌腱狭窄性腱鞘炎 中医针刀治疗

下一篇:通痹开结调气针法基本理论探微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